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防暑降温 不是福利是“务必”
日期: 2019年12月15日

走近高温下的劳动者
防暑降温 不是福利是“务必”

近日,福州市电业局的电工尹敬华冒着高温在为鑫升老年公寓用电增容工程安装瓷瓶。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摄

  7月18日,入伏,太阳炙烤着大地。当人们想方设法躲避高温,有一些人依旧行走在烈日下。他们是环卫工人、建筑工人、快递员、送水工……为了家庭的生计,也为了一份责任,他们默默坚守在岗位上。

  最近,国家出台了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以更好地维护劳动者的权利。高温下的劳动者,他们有哪些困难,有哪些期待?让我们走近他们,听他们诉说。

  ——编 者

  “桑拿天”里的快递员——

  怕中暑干不了快递

  邱冰清 伍姿

  7月19日,北京,天气预报最高气温32℃,不算太高,但相对湿度达到60%左右,潮湿、闷热、难熬,是老百姓常说的“桑拿天”。

  很多人躲进室内,从早到晚开着空调。而快递员武志辉,则要全天奔走在室外,骑着铁皮车送快递。早晨8点半,我们出发,和武志辉一同去送快递。

  一次买两瓶水,买多了很快会被晒成热水

  8点半,当我们抵达北京市泰康金融大厦时,武志辉已经等在那里了。留着板寸,黝黑的皮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灰色的运动鞋,这是武师傅给人的第一印象。

  武师傅每天早晨6点起床,7点前到东五环外的公司总部分货,8点到泰康金融大厦。这里的一个消防通道专门留给几家快递公司存放快件,只有近5平方米的空间内,容纳着圆通、韵达、EMS等公司十几个快递员和当天的快件。

  半小时后,武师傅把快件摆好放到车上,准时上路。这是武师傅自己花4000元买的电动三轮车,后面自己给配了一个“大铁盒”罩在上面,防盗又防雨。

  一开始坐上电三轮还真让人有点不习惯,尤其是时常碰上减速带,很是颠簸。武师傅看起来心情不错,他说虽然天气很闷,但是没有大太阳,骑起车会有风拉起来,还算舒服。开了几分钟,武师傅把车停在一棵树下,把快件按照地址摆好。“我每次都把车停这儿分快件,有树阴,凉快。”

  看见车里的两瓶矿泉水,我们问他每天要喝多少水,武师傅说差不多要喝掉五六瓶水,一次买两瓶。“一次买1瓶太麻烦要经常再买,买多了也不行,放车里很快就晒成热水了。”

  小跑上下楼,身体不好干不了快递

  9点40分,这是武师傅今天投送的第四份快递,也是他第四次到这家来投送同一份快递。这是一户特殊的住家,夫妻二人都是聋哑人,打电话听不见,夫妻俩还常出去遛狗,武师傅前几次来都无人签收。

  再一次按红外线门铃,仍旧无人应答,等了两分钟,武师傅抹了把汗,小跑下楼。“没办法,他们是特殊群体嘛,总是要特殊照顾的。”像这样的情况也不在少数,不停地上下楼梯已经成为他们每天的必修课。

  下一个快件在七楼,等我们气喘吁吁地爬上楼,发现武师傅已经开始下楼了。他告诉我们这家的住户特别热情,天热的时候去送快递,每次都会准备茶水或者冷饮给他。这栋楼没有电梯,武师傅每次都需要走楼梯,“虽然爬得高一些,但是心里觉着很温暖。”

  遇到高温天送快递,有没有中暑过?武师傅说:“你们在太阳下站时间长点就可能中暑,我们要是也那样,还怎么工作。”他说,干快递劳动强度非常大,必须身强力壮,好多年轻的农民工想干快递,可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下来。“能坚持下来的,都不怕高温。”

  大厦里感受偶尔的清凉

  10点50分,上午的小区快件还没送完,武师傅却要急着赶回大厦,因为要赶在11点前把已派送的专机件的运单号扫描上传,不然一单得罚款500元,武师傅一天最多能赚三四百,“要是被罚的话,这一天就白干了。”

  赶回去的路上,武师傅告诉我们,他过去在另一家快递公司干过5年,一个月能赚1万多,但是常年背负七八十斤重的快递包弄得他浑身是病,现在仍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如今在快递公司搞私人承包,一个月好点的时候也能赚1万多,生意淡些就挣七八千,没有五险一金,劳动强度已经小了一些。

  就在武师傅急急忙忙走进大厦时,他的快递服已经湿透,满头的大汗,也顾不上擦,抓紧往消防通道赶。与他有一道玻璃门之隔的一位大厦女职员却已经穿上了一件略厚的春秋衫,外套的帽子上还有绒绒的一圈毛边。

  “走这里觉着特凉快吧!”原来,武师傅为了让我们感受一下凉风,特意走了他们平时不走的大厦正门。

  有活就得干,不会考虑天气

  12点半,收工。武师傅带着我们去了家面馆。“只要能12点半左右送完快递,我们都来这里吃饭,便宜又好吃。”原来,武师傅不是每天都能吃午饭。特别是每周一,因为要把周六日无法派送的快递一并递出,上午分派的活儿总要忙到下午3点,只能抽空买点饼喝点矿泉水,再赶着去领取下午要派送的快递。这也让武师傅患有严重的职业病:胃病。

  这个小面馆,地方不大,人很多,不是太干净,声音很吵。趁着等待的空儿,我们问他知不知道新出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武师傅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有这个新政策。向他解释里面规定气温高到一定程度就应该停止露天工作了,他说“我们干活不考虑天气”。我们告诉他管理办法还要求给提供防护用品、防暑药等,武师傅却说“给不给也无所谓,也不值钱,自己买也行。”

  当说到也许这个管理办法会给他们带来帮助,他反问道“这有意义吗?”他觉着不管用,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况且只要客户有需求,不管天气如何他们都要工作。“对于这个什么管理办法,我是没有期待,就当没听着一样。”

  说到有没有想过高温期暂时不干,等到天凉快再接着干的时候,他很惊讶地看着我们说:“那还怎么赚钱呢?”对于按照派送的数量及重量来计算收入且没有基本工资的武师傅来说,不送快递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

  “铁盒子”里午休,每天衣服都因出汗浸出盐渍

  14点,武师傅把上午没有投送成功的快递又尝试了一次后,他准备休息一下。原以为他要回到消防通道,没想到武师傅随便找了个有树阴的地方钻进电三轮的“铁盒子”里睡一觉,半小时后再去甜水园图书市场拖货。这样短暂的休息也就只存在于5到8月这样的淡季。

  “一般下午要送的比上午少,不过今天要送个30来斤重的床,要辛苦些。”武师傅拖货回来后这样告诉我们。骑上电三轮,又一次穿梭在上午走过的大街小巷,还没坐稳就又要下车,继续跑上楼,签收,再下楼,如此周而复始,就是“武师傅们”每天的生活。

  实在是累得、热得不行,我们站在楼梯口弓着腰,喘着粗气,用手扇着风,武师傅却已经麻利地把30来斤重的床背好,说“要不你们就在这儿歇着等我”。不过,我们仍然跟着武师傅进小区。这张床要送到11层,好在有电梯,即便是这样,他也要背着床走上好一截的路。

  离开小区,武师傅的快递服上已经印出了白色的盐渍,一天的劳累,武师傅的衣服不知道是湿了第几回了,撩起袖子,武师傅的胳膊俨然被划分出了界限分明的黑白两极。

  17点半,一天的派送和收件终于要结束了。不过,武师傅告诉我们,他还要回到公司总部把明天要寄的快件进行交接,回到家估计要晚上9点了。说起回家,武师傅脸上露出明显的笑意,他说爱人已经怀孕了,希望能是个女儿,将来让她学些乐器,“我现在辛苦点不算什么,就当是为她将来攒钱吧!”高压线上的 “特种兵”——

  有故障,气温再高也得往上冲

  本报记者 邓 圩

  骆文华利索地穿上醒目的橙色工作服、套上白手套和袖章、头戴安全帽、脚穿软底鞋,与队友们“全副武装”,跨上了电力工程抢修车。车辆沿着曲折坑洼的泥路,绕过一道道农田,30分钟后,停在了广东万江滘联的220千伏水陈乙线N43号塔下。

  这是7月19日上午9时,当地地面温度已经是35摄氏度。连续高温造成用电量急剧攀升,这一天广东电网统调负荷达到7861.5万千瓦。

  陈乙线是广东迎峰度夏期间的一条重要保供电线路,头天下午,广东电网公司东莞供电局输电线路三班在巡线时,发现43号塔上的玻璃绝缘子损坏。骆文华告诉记者,自己今天跟队友的任务就是,更换塔上的自爆玻璃绝缘子,消除线路运行的安全隐患。

  高空作业安全带、尼龙绳、液压钳……骆文华打开车辆后备箱,队友已铺好帆布,大伙一个拿、一个接、一个放,一眨眼,高空作业工器具一件件整齐地排好了队。

  上午10时,铁塔下地面温度已达到37摄氏度以上,田野里不规则的裂缝或深或浅,四周的绿草泛着些许焦黄,仿佛被火烤过一般。

  “我先上!”10时整,骆文华将视线从天空上方移开,打开水壶盖,轻轻地抿了一口水,抹了一下脸角的汗水,扣上双保险安全带、稍稍调整头盔,双手紧紧抓住铁塔,开始往塔上爬,3名队友也紧接着往塔上爬。10分钟后,骆师傅和队友已经到了离地面64米高的塔上,向地面上的工作人员做出手势示意。

  接过地下人员用滑车传送的作业工具,骆师傅把安全带套到其中一根导线上,外加保险绳,像表演杂技一样,小心翼翼地踩着导线行走了约100多米到达固定间隔棒处……火辣辣的太阳白亮亮无遮拦地照射着,骆文华悬空坐在两根导线上,耐心等候其余3名伙伴将导线的间隔棒解开,以便更换绝缘子时收紧和放松。几分钟后,他开始聚精会神地与队友进行绝缘子拆、装工作。

  田野寂静而炽热,似乎能够听见他们的汗水从高空滴下来的声音。地面工作人员不时担心地看看空中。工程车中,除了应急抢险工具,避暑的药物,煲好的避暑汤和凉茶,都在等着高空中辛苦作业的伙伴。

  空中作业持续着,已经两个小时。为了不让体力透支,12时,工作人员开始用传递工具把打包好的午饭往塔上传。12时15分,骆师傅和队友坐在离地面64米高的铁塔横担上,吃起中餐来。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烈日下的草丛中发出吱吱吱的响声。14时30分,已经4个半小时,骆师傅和队友顺利完成了更换绝缘子的任务。一下到地面,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取过车上的桶装水,倒进自己的水壶中,开心地将水大口大口地“倒”进嘴里,水哗哗地倒在他的脸上、口里,让人觉得那张满是黑汗的、热得涨红的脸上似乎发出了“滋滋”的声音。这时的地面温度,已接近40摄氏度。

  “今天天气太热了,刚才在上面能明显听到空气中嗡嗡嗡的声音。”骆师傅说,线路工人最怕的就是三伏天,像这样的高温天气,体力消耗比平时大几倍,往往肚子很饿却没有食欲,心里想着赶紧完成工作,“不过今天我的胃口还不错,一盒米粉我全部吃完了。”

  骆师傅的队友欧日烈补充说,“我们平时的工作餐一般都是吃米粉、八宝粥,这些东西比较容易下咽。”他说,也有朋友问过在高空中吃饭是什么感觉,是不是跟坐飞机一样,可以一边听歌一边看风景,他就直接告诉朋友:“哥在上面吃饭都没胃口,哪有心情看风景啊?”

  入夏以来,广东各地持续高温,到7月19日,广东电网统调负荷今年已九创新高。高负荷带来了迎峰度夏电网重载、过载的安全风险。177项电网运行安全隐患被梳理出来,包括骆师傅在内的1万多名人员正加强运行值守及电网隐患排查、清除。

  骆师傅告诉记者,7、8月是电网风险高发期,对于电网线路工来说,这样的高空作业,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就会遇上两三次。“高空中作业本身就有难度,如果顶着烈日就更加危险。”

  国家出台的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骆师傅他们并不知道。他觉得,公司对员工的高温保护还是不错的。遇到高温天,通常会安排错峰施工,尽量在清早或者下午4时以后施工。“不过,我们干的就是这工作。真遇到故障,不管多高的温度、多恶劣的天气,都得往上冲啊。”

  延伸阅读

  今年7月对外发布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建立、健全防暑降温工作制度,确保劳动者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除因人身财产安全和公众利益需要紧急处理外,用人单位应当根据预报气温调整作业时间。《办法》提出,日最高气温达到40℃以上,应当停止当日室外露天作业;日最高气温达到37℃以上、40℃以下时,用人单位全天安排劳动者室外露天作业时间累计不得超过6小时,连续作业时间不得超过国家规定,且在气温最高时段3小时内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日最高气温达到35℃以上、37℃以下时,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换班轮休等方式,缩短劳动者连续作业时间,并且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劳动者加班。

  从事高温作业的劳动者依法享受岗位津贴。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35℃以上高温天气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应当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并纳入工资总额。

●随着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颁布,法规上的“盲区”已经被扫除,但这并不意味高温保护管理上的“盲区”也被扫除,还需要监管部门主动作为,加强监管,减少职业伤害

    暑伏来临,中午街头气温高达38摄氏度,不少建筑工地上的工人还在露天劳动,派发售房广告传单的小伙子还在路口穿梭,除了简单的遮阳帽外,几乎没有任何高温防护设备。近年来,随着夏季平均气温的升高,在夏季高温天气从事户外作业导致中暑的也越来越多,甚至人员死亡的案例也屡见不鲜。

    许多人都认为,防暑降温是一种员工福利,企业效益好、社会责任感强,防暑降温措施就充分。相反,如果企业效益一般,经营者社会责任意识较弱,防暑降温设施和措施就相对不足,甚至没有也是理所当然。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错觉,法律法规体系的滞后有一定责任。今年7月以前,我国一直沿用上世纪60年代制定的《防暑降温措施暂行办法》,其中仅对工业、交通运输业、基本建设工地及田间作业的相关岗位进行规范。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社会形态发生巨大变化,行业多样化,用工岗位也五花八门,许多新职业、新岗位尤其是第三产业中的众多用工领域成为《防暑降温措施暂行办法》约束“盲区”。防暑降温需要支付一定的成本,没有强制约束,许多高温岗位、高温环境下作业的劳动者的职业健康很容易被漠视。

    随着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颁布,这一法规上的“盲区”已经被扫除,但这并不意味防暑降温工作管理“盲区”也被扫除。

    其实,在旧的管理办法中,许多传统工农业领域的防暑降温措施都有明文规定,但不同行业、不同部门、不同单位之间的落实情况有好有坏。薄弱环节是明显的,劳动力流动性大、技术含量低的建筑工地,以及效益不好的厂矿等。在劳动力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不仅用工单位不会主动考虑防暑降温,就连劳动者自己恐怕也很少意识到高温对身体的伤害并主动维权。

    当我国在2010年将因工中暑纳入职业病目录时,就清晰表明防暑降温措施是职业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防暑降温措施不是福利而是企业的责任和义务。

    新的管理办法颁布后,法规的适用范围变大了,意味着抓落实的任务更重,要求更高。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劳动力供求关系趋缓,用工方的“话语权”无形中又增强了,这更要求有关监管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多到防暑降温的薄弱地带去走走看看检查纠正。另一方面,应当不断加大包括防暑降温在内的职业健康知识宣传,培养劳动者的职业健康意识和自我防护能力,最大程度减少职业伤害。

(来源: 人民日报)      (编辑:cy)





本站其它文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ID:4408004
黎建飞 中国残疾人社会保障法制建设的现状、问题与发展 ID:4408055
在京川籍工可取公积金 ID:4408148
蔡昉 理解劳动力价格上涨时代 ID:4408170
劳动密集型企业裁员调查:产业升级须警惕机器吃人 ID:4408399
北京大学法学院“携手毕业生,共赴好前程”系列讲座万以娴律师谈“经济危机中的劳动争议处理” ID:4408536
联想再度裁员巨人逆势加薪 ID:4408592
2009年度中国法学会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申报公告 ID:4408711
北京劳动部门:高温持续出现作业单位须给职工发补贴 ID:4408751
关于开展第二届“中国法学优秀成果奖”评选活动的通知 ID:4408791
女工劳保新规重公平 ID:4409047
建筑工地农民工为何难享高温补贴 ID:4409132
单位擅自调岗导购员变身保洁员 工会律师斡旋双方达成和解 ID:4409246
七成企业减招应届毕业生 2013届就业形势或吃紧 ID:4409306
工资定多少谁说了算?重庆农民工也有发言权 ID:4409350
人社部:正从制度层面努力解决户籍问题 ID:4409357
就业歧视维权:“航空乙肝歧视第一案”引发热议 ID:4409608
上海4月1日起月最低工资调到1620元 全国最高 ID:4409611
登记制下外派船员社会保险制度的缺失与建构 ID:4409685
《上海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办法》将于下月起正式实施 ID:440979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