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职工知情权不因补偿而剥夺
日期: 2018年12月19日

职工知情权不因补偿而剥夺

    近日,摩托罗拉公司员工抗议裁员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先是摩托罗拉南京地区的员工抗议裁员,接着北京地区的员工也在公司门外进行抗议。摩托罗拉的裁员为什么会引发员工如此强烈的不满?

    8月13日,摩托罗拉移动宣布将在全球裁员4000人,约占员工人数的20%,其中2/3在美国之外的国家与地区进行,中国区成为重灾区,裁员人数超过30%.公开报道显示,本轮摩托罗拉中国区裁员达到1000人,其中研发系统的员工将在700人左右。据悉,这一次南京研发中心受到的冲击最大,约裁员500人;北京地区裁员100~200人;天津是硬件工厂,主要是生产线与供应链;上海与杭州主要做机顶盒业务,这一次裁员规模不是很大。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依法裁员无可厚非,但是本次摩托罗拉裁员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裁员所需的实质性条件和程序性条件?很多职工上周一刚刚上班,就被公司领导约谈,要解除他们的劳动合同,说一天之内就得签字,而且态度很强硬,协议也不让他们带回家看。摩托罗拉发给离职员工的邮件称,如果被裁员工在8月21日中午12点之前还没有签署文件解除劳动关系,那么摩托罗拉将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如此“闪电式裁员”,其合法性就很值得质疑了。

    质疑一:支付了经济补偿就可以裁员吗?

    摩托罗拉中国声明称,“理解”这些受影响的员工,并为他们提供了高于法律法规所规定的补偿标准。据了解,摩托罗拉中国开出的裁员条件为:工资全部发到9月20日,然后再加上“N+2”倍的平均月工资,未到期的期权全部折现。其中“N”指员工服务年限,这部分的月均工资有限额,封顶是市职工平均工资的3倍:“2”的部分则不封顶。

    裁员应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但是支付了经济补偿是否就意味着可以裁员呢?并非如此。

    正如我们不能要求中国区职工拿到的经济补偿数额与国外职工一样多(谷歌称该公司125亿美元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将为此计入最多2.75亿美元与离职金相关的支出),也不能因为国外总部决定裁员,而不顾国内法律规定的裁员所必须符合的基本条件。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支付经济补偿只是裁员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公司是与有关员工逐一单独沟通,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解除劳动合同,法律是不禁止的。如果是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则必须首先具备法定条件。

    根据《劳动合同法》:有下列情形之一,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经过法定程序后可以裁员:(一)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的;(二)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的;(三)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的;(四)其他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经济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

    其中第一种情形需企业濒临破产,被人民法院宣告进入法定整顿期间。第二种情形需达到当地政府规定的严重困难企业标准。第三种情形摩托罗拉似乎也挨不上,即使是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只有在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要裁减人员,才可进行裁员。

    第四种情形如为了防治污染进行搬迁需要裁员的,因为生产线的现代化改进而不再需要太多的人力等。摩托罗拉是否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经济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

    职工们对此次裁员方案最大的不解是,很多研发机构长期没有业务,裁掉本属正常,而南京研发中心一直都运行很正常,即使裁员也应该像北京研发部那样部分裁员,这种“连锅端”的做法实在让人想不通。

    在这个问题上,摩托罗拉首先要给职工一个明确的交代,告知裁员符合哪项法定条件,否则裁员的正当性就会继续受到质疑。

    质疑二:履行法定程序仅仅是通知工会吗?

    “太欺负人了!”“太粗暴了!”摩托罗拉一位员工向媒体表示,“南京的员工想知道南京研发中心关掉的原因。职工们认为南京研发中心还是盈利的,按理说不应该这样大规模裁员。员工希望裁员能够经过工会同意,大家对公司的决策能够有知情权。”不少员工是在8月17日收到裁员邮件,事前并不清楚。员工希望公司对南京裁员的合法性给予解释,希望能够有知情权,能得到尊重,能平等谈判裁员条款,而不是被冰冷地对待。

    退一步说,即使摩托罗拉符合了裁员的某项实质性条件,还必须履行程序性条件。只有同时具备了实体性条件之一和全部的程序性条件,才是合法有效的经济性裁员。对于其他的用人单位单方解除,我国实行双重通知制度,用人单位在解除劳动合同时需要通知劳动者并事先通知工会,对于非过失性解除还需要提前三十日向劳动者通知。对于裁员,《劳动合同法》将“通知”改为“说明”,规定裁员必须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并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用人单位已经建立工会的,可以选择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并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没有建立工会的用人单位进行裁员,必须向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职工的意见。

    有员工质疑摩托罗拉公司工会在接到裁员方案后,第一时间就签字同意,没有起到保护员工权益的作用。公司方面则表示,在此次裁员中,按照法律规定知会了公司工会,并听取了工会主要人员的意见。

    其实公司裁员履行法定程序并不仅仅是通知工会负责人那么简单。全国总工会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企业民主管理规定》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企业应当向职工公开下列事项:(四)奖励处罚职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以及裁员的方案和结果,评选劳动模范和优秀职工的条件、名额和结果”、《江苏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企业应当向职工公开下列内容,接受职工民主监督:(七)职工奖惩情况和裁员方案”、《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第九条规定:“下列事项应当向职工代表大会报告,接受职工代表大会审议,听取职工代表大会代表的建议:”(三)工会与企业就职工工资调整、经济性裁员、群体性劳动纠纷和生产过程中发现的重大事故隐患或者职业危害等事项进行集体协商的情况“。

    摩托罗拉公司在制定裁员方案的过程中,是否充分尊重了职工的知情权?须知,员工对于裁员的知情权、建议权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企业用这种“闪电式”方式裁员,不仅使员工失去工作,而且极大地损伤了员工的尊严,也违反了裁员的程序性规定。

    质疑三:公司何时将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

    还需注意,《劳动合同法》对裁员实行三重通知,除了劳动者和工会外,用人单位应制订裁减人员方案,并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需强调的是,尽管用人单位裁员只要按照相应的程序上报,而无需获得劳动行政部门的批准,但为了有效防范企业裁员出现违法及损害职工利益的情况,对于用人单位未经法定程序即实行经济性裁员,有关部门将从严掌握执行口径。

    据报载,摩托罗拉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裁员方案此前已按中国劳动法及北京经济性裁员的相关法规报相关部门,但是职工要求公司出示劳动部门的裁员备案材料,却被公司拒绝。

    如果摩托罗拉中国在8月17日宣布裁员,是否提前三十日即在7月18日之前就将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向北京还是向南京的劳动行政部门作了报告?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规定:“发现裁员方案与法律法规抵触的,应当告知用人单位予以纠正。”对于没有经过集体协商,没有听取职工意见或听取职工意见距离报告送达劳动行政部门少于三十日的等不符合程序的裁员,有关部门可以予以退回,要求企业履行相应程序后再次递交。本市司法部门强调:“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企业进行经济性裁员必须满足一定的前提条件,用人单位在未满足该条件的情况下进行裁员,被裁的劳动者要求恢复劳动关系的,可以支持。”

    质疑四:裁员方案公平合理吗?

    摩托罗拉公司一位职工说,更让他们气愤的是,有些15年以上工龄的老员工以及孕妇、哺乳期的员工也收到了公司尽快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这也涉嫌违反了相关法律。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不得对其进行裁员:(一)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二)在本单位患职业病或者因工负伤并被确认丧失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三)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内的;(四)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五)在本单位连续工作满十五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此外,对于试用期职工也不能进行裁员。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裁减人员时,应当优先留用下列人员:(一)与本单位订立较长期限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二)与本单位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三)家庭无其他就业人员,有需要扶养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

    摩托罗拉的裁员方案是否充分考虑了以上几个因素?这也就是被裁职工担心的裁员方案是否公平合理的问题。所谓“闪电式”裁员,破坏了多年建立起来的凝聚力,因为沟通欠佳甚至没有沟通,还会使留下的员工对企业缺少安全感、认同感,令企业劳资关系紧张,内部满意度差。企业这样做实际上是得不偿失的。我们希望摩托罗拉能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也希望有关部门加强对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查处和纠正力度,促使企业早日彻底告别裁员“冷暴力”。

(来源: 劳动报 )       (编辑:cy)





本站其它文章:

IT企业面临《劳动合同法》第二轮冲击 ID:358463
经济学家提出政府补贴群体可缓解经济压力 ID:358465
《企业工资条例》正在起草 将调控收入差距 ID:358554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召开全国养老保险经办管理工作会议 ID:358676
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ID:358706
华硕冻结招聘计划精简5%人员 ID:358889
姜俊禄博士 ID:358956
金融危机裁员后遗症:加班计算引争议 ID:359039
竺效 杨飞 境外社会工作立法模式研究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ID:359059
建筑工地事故追责难 曝安全生产法遭架空 ID:359236
北京非京籍职工及农民工明年可享生育险 ID:359270
一位六旬老人因工受伤的维权之道 ID:359408
河北60年首度提高丧葬补助金和抚恤金标准 ID:359542
西安启动多部门一厅式办公帮农民工讨薪 ID:359731
明年全国就业形势略显严峻 工资制度改革成关键 ID:359836
值班保安猝死工作单位不管 家属大厦内摆灵堂 ID:359953
派遣工入五险依然“坚冰待破” ID:359980
保安一年加班两个月仅给400元 索赔获一万三 ID:360040
习近平主席在五一劳动节同劳模座谈并发表重要讲话 ID:360046
新《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办法》明年起实施 ID:36015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