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山东新生代农民工达1300万 走在梦想现实间
日期: 2018年12月19日

山东新生代农民工达1300万 走在梦想现实间

  几名年轻人在东营市文汇街道近日举办的新生代农民工的“招聘会”上咨询岗位,从他们身上,已看不出多少农民工的影子。

   ◆阅读提示

  目前,我国新生代农民工已超过1亿人。山东新生代农民工也已达到1300多万人,占外出农民工的六成以上。从量上看,新生代农民工,已经成为农民工队伍的主要力量,并逐渐成为产业工人中活跃的主力。显然,了解这一庞大群体的就业诉求和就业情况,对稳定就业形势、加强创新社会管理有着重要意义。

  技能“非农化”,梦想留在城市

  20岁的宋青松去年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便从菏泽来到济南,在父亲经营的复印店帮忙。在济南打拼了10多年的父亲用积蓄在和平路开了一家复印店。“我们家从我爸开始就不怎么种地了,我在老家的时候一直在读书,没下过田。家里的田荒了很久,前两年租给别人种了。”宋青松对记者说。

  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被定义为“新生代农民工”。这个提法,在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被使用。

  山东我招我聘人力资源公司总经理王志勇说,新生代农民工对土地已没有情结,对传统农业更是疏远。很多人出了学校门就进了城市、工厂,有的还是在城里跟着打工的父母成长起来,就业观念、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和城里人相差无几,对于农民身份没有很强的认同感。

  根据省就业办的调查,68%的新生代农民工缺乏基本的农业生产知识和技能,其中更有27%从没有干过农活,技能“非农化”在他们身上表现非常突出。“亦工亦农”兼业比例也很低,新生代农民工中在外出从业之外,还从事农业生产活动的比例仅为7.8%,超过90%的新生代农民工基本上单纯依靠外出务工为生。

  除了没有土地、不会农活的现实制约,一些现实生活的因素也使得新生代农民工不愿回乡。潘小强来自莒县,目前在济南高科技市场一家笔记本电脑专柜工作,已经在济南打拼了8年的他,一提起回乡就直摇头:“现在农村跟我一般年纪的基本都出去了,我要留下来的话连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的潘小强如今与城市青年并无二异,与同事讨论的话题都是各种电子产品,麦当劳、肯德基对他而言也早已不是“稀罕物”。在村里乡亲的眼中,做派越来越洋气的小潘很“另类”,而每次谈及硬盘、光驱时,乡亲们的一脸茫然也让小潘总觉得他们“啥也不懂”。

  “新生代农民工即使在经济形势波动、就业形势恶化的情况下,也很少选择返乡务农。脱离农业生产和向城市流动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过程。”王志勇说,新生代农民工不再像他们的父辈一样满足于将谋生作为主要目标,更多的是为了改变生活方式,他们更希望融入城市生活,而不是当城市的“过客”,很多人宁愿在城市打零工也不愿意回村。

  调查显示,有一半以上新生代农民工表态“坚决不回农村”或“尽量留在城市,实在不行再回农村”。

 技能结构待提升

  今年本命年的王大勇,一个夏天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其实他的要求并不高,2000元管吃管住就行。“我来济南10年了,干过保安和后厨洗菜工。”王大勇说,他初中毕业,干的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8月20日,王大勇来到济南经十路一处人才市场,但是,他看上的工作都不能胜任,而能胜任的工作又嫌挣钱太少。“我看那个生产机操作手的待遇不错,3000多元呢,但要求高中学历,还得有经验。”王大勇说,其余那些保安、服务员的工作不难找,但工资较低。“我想留在济南,但希望能有机会学到技术,来提高收入。”王大勇告诉记者,10年来他一直就是在做零活,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技术,只能靠青春吃饭,留在济南的梦不知能否圆上。

  与王大勇不同,今年30岁的李强上过技校,来济南前还在省外一家制药厂做过叉车工和电焊工,在人才市场上就显得比较“抢手”,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经理表示:如果去他们那,月工资可以达到3500元,还有五险一金。但李强并没有爽快地答应,他想再考虑考虑,因为觉得报酬还是少了些。李强说,他其实可以挣得更多,企业用人看经验的同时,也看资格证书,但是他没有。希望得到进一步培训的机会,然后获得相应的资格。记者采访中发现,类似李强这样的求职者很受企业欢迎,但遗憾的是,在新生代农民工里这样的人相对较少。

  事实上,目前的新生代农民工与上一代农民工相比,一个最大区别就是受教育水平和技能提高。据调查,新生代农民工中,高中(职高)、中专(技校)占一半以上,完成义务教育的比例达到93.4%,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1年,而上一代农民工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8.8年。新生代农民工中,接受过技能培训的占61.8%。

  但知识技能结构的不合理,又制约了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发展,导致部分人求职困难或工资待遇不高。王志勇说,虽然新生代农民工具备了一定学历知识,但实际工作中往往缺乏操作技能和经验,无法满足所在企业工作要求。同时,接受技能教育培训的层次水平参差不齐,实用性有待提高。

  根据省就业办调查,从技能水平看,新生代农民工中,无职业技术等级的占40.2%,初级工占37.8%,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合计仅占7.7%,技能低层次化特征明显。调查中,认为职业技能培训效果不明显和没有必要的分别占26.4%和12.6%,还有13.2%的人不清楚。“职业培训与新生代农民工多元化培训需求存在差异,部分人由于对职业培训了解不足而产生困惑。”省就业办有关负责人分析,由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岗位变换比较频繁,导致知识技能提升的可持续性不强。

  “体面就业”需制度性供给

  20岁的杨鹏翔来自单县,剪着时髦的发型,穿着耐克运动鞋,完全看不出与城里同龄人的区别。“与上一代农民工相比,我们留在城里,不光是为了挣几个钱,前途更重要。”杨鹏翔略带得意地说,“通过参加培训班和不断充电,我现在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主要负责电脑系统安装,虽然刚开始干,工资不高,但我看重的是能够学本领,有前景。等各方面能力具备了,我打算自己创业开公司。”

  这不是个例。相当一部分新生代农民工有较强的自主创业意识,据调查,新生代农民工中希望创业当老板的占29.5%。同时,如果说上一代农民工多集中在建筑、搬运、城市清洁等偏重体力付出的苦力型行业,新生代农民工则更偏重选择到制造、酒店、商贸等更体面的行业,并倾向于选择管理正规、工作环境好、有发展前景的企业。新生代农民工从事服务业比重比上一代增加了17.6个百分点,从事建筑业比重下降了9.8个百分点。

  “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方向,逐渐从‘苦力’型工作向体面型工作转变。”王志勇认为,新生代农民工已经从单纯关注工资待遇向更为关注自身发展转变,有着强烈的自我发展愿望。他们不再仅仅满足于挣钱改善家里的生活,渴望融入社会,注重单位能否提供培训机会和提升的机会,并期望通过自身努力获得事业和地位,实现“体面就业”。

  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从最基本的收入情况看,新生代农民工月收入在1500元以下的占29.3%,1500至2500元的占56.8%%,2500元以上的占13.9%。尽管文化程度和技能提高了,但月收入水平却不比上一代农民工更多。“主要原因是新生代农民工外出工作的年限较短,工作经验较少。尽管全省农民工工资以年增11.6%的速度提高,但随着物价不断上涨,相对于城市企业职工仍然偏低。”王志勇说。

  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层次依然偏低,从业稳定性差。调查显示,从事生产一线或服务人员岗位的占到了78.4%。在签订合同的新生代农民工中,签订一年以内临时合同的占42.8%,仅有21.6%的人签订了1至3年固定合同。而新生代农民工中有40%多的人在工作期间没有获得过社会保险,社保接续情况也不乐观。

  “让新生代农民工同城市的青年一样体面就业,需要各类制度性保障。”王志勇建议,一是要进一步完善面向新生代农民工的技能培训和创业培训机制,满足他们在职业发展上的不同诉求。二是完善社会保险制度设计,针对新生代农民工特点,完善符合需求的社保关系转移接续办法,扩大社保覆盖面。“最根本的,还是要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进一步清理取消歧视性规定,逐步形成农民工与城市居民身份统一、权利一致、地位平等的制度体系。”

(来源: 大众日报)    (编辑:cy)





本站其它文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草案) ID:5280375
新医改方案三大亮点 ID:5280834
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对就业的影响 ID:5280875
人保部官员:社保基金监管酝酿系列新规 ID:5280935
端午节当日加班可获得3倍工资 不得以调休代替 ID:5280993
拔河绳断她摔倒 判赔3.8万算工伤 ID:5281002
全总:工人高温天气作业中暑算工伤 ID:5281012
卢修敏 怀晓红 事实劳动关系的再认识 ID:5281034
“2011-2012年度权亚劳动法奖学金”征文启事 ID:5281126
违法行为导致较大事故占比逾六成 黄毅:安全生产形势严峻存在政府监管不力 ID:5281225
欠47名工人工资119862元 男子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ID:5281241
工地上不再有“包工头” ID:5281252
中国职场引入“反性骚扰条款”力图从源头防范 ID:5281265
工伤员工待岗竟成旷工 单位无证据炒人被判赔偿 ID:5281378
泸州市龙马潭区出台措施 严防拖欠农民工工资 ID:5281606
关于《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说明 ID:5281676
职工内退 单位也应为其缴纳养老险 ID:5281728
超龄劳动者“因工”受伤谁买单? ID:5281869
浙江两年33人因恶意欠薪获刑 五月将出新规 ID:5281932
职业年金以并轨之名建新双轨 养老不公将延续 ID:5282024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