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摩托罗拉中国裁员陷攻防战:员工维权意识不足
日期: 2020年1月19日

摩托罗拉中国裁员陷攻防战:员工维权意识不足

  跨国公司裁员,维权准备好了么?

  ——摩托罗拉南京地区裁员“攻防战”的警示

  摩托罗拉移动南京地区裁员工作正在进行中。员工持续抗议,公司反复协商,令事件不断发酵。企业裁员虽是市场竞争使然,员工失业却是社会难以承受之重。跨国公司大规模裁员频频波及中国,摩托罗拉在华裁员“攻防战”敲响警钟:面对汹涌来袭的裁员潮,员工、工会和政府部门是否已做好准备维护合法权益?

  摩托罗拉中国裁员最后一站陷僵局

  目前,摩托罗拉移动中国区裁员的最后一站——南京研发中心裁员仍在僵持中。公司高层想与员工逐一谈话,以求各个击破。员工却抱团不予理睬。

  摩托罗拉大规模裁员及关闭部分研发中心的消息传出后,8月15日和20日,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的数百名员工先后两次公开抗议,在研发中心门口拉起“反对谷歌歧视中国,保留南摩护我家园”等条幅。

  20日,摩托罗拉邀请一些公司,包括竞争对手,到南摩进行招聘。公司试图为员工再就业提供帮助,却不想引来员工更激烈的抗议。记者看到,一些员工将摩托罗拉的标识改成“滴血的标识”,并指责公司“未签离婚协议却逼妻先嫁”。

  摩托罗拉移动南京研发中心裁员缘何遭遇如此激烈的抗议?记者采访南摩员工了解到,对于此次大规模裁员,他们普遍感到不解和意外。“我们的劳动力成本最低,我们目前还处于赢利状态,为什么要关闭南京研发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说,“要知道,芝加哥总部最近搬了一个家,都花了3亿美元啊!”

  除知情权外,要求延期关闭研发中心成为争议焦点。今年30岁的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员工李小姐介绍,如果研发中心近500人同时离职,当地IT人才市场根本无法消化;裁员将使很多人失业。这位员工说,“我们许多人年龄在30岁到40岁之间,房贷、孩子上学、赡养老人……正是经济压力最重的时期。”

  维权意识不足遭遇裁员潮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许多南摩员工对关于裁员的法律知识一无所知。一位30岁的李姓女员工告诉记者,不仅普通员工如此,就连公司工会和员工代表也大多从20日谈判开始时才都“恶补”法律文本。南摩工会由有服务意愿的员工经自荐或推举产生,主要职能就是组织年会以及其他服务性工作。

  南摩所在的开发区管委会宣传部门表示,裁员是企业行为,开发区管委会不便插手。南京市总工会则表示,南摩工会未与南京总工会建立起联系,应由其北京总部的工会管理,因此也未介入此次事件。

  而在摩托罗拉公司聘请熟知相关知识的企业律师全程参与谈判,这与员工维权的无助形成鲜明对比。记者采访中也注意到,南摩员工虽然质疑公司诸多做法,但是由于缺乏相应法律根据,因此只能“怀疑”、“不理解”。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调整期,受市场竞争、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多种因素影响,跨国公司退出和裁员现象日益增多。据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来至少有6家大型跨国企业在华裁员。在跨国公司裁员过程中,员工、工会乃至政府相关部门该如何应对,已经成为亟待面对的问题。

  上海市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胡燕来说,从目前国内裁员案例来看,员工普遍缺乏法律知识、工会不作为现象非常普遍。而随着跨国企业裁员潮波及中国,这一现状可能将造成越来越严重的影响。

  裁员不能只由企业说了算

  法律界人士指出,裁员潮中维权的第一步是判断跨国企业是否依法裁员。胡燕来说,如果摩托罗拉至今未启动裁员程序而仅停留在“协商一致解除合同”的“软裁员”阶段,员工可积极启动集体协商程序,“一致行动”向企业争取法定权益外的利益。

  刘昊斌说,如果摩托罗拉正式启动裁员程序,目前情况看来至少存在3点法律问题。一是民主制订程序,即在确定裁员名单、裁员基础、裁员补偿方案时,应告知或与员工协商;二是应与员工协商而非单方面公示裁员条件;三是应向政府部门报告备案。如果企业裁员行为本身存在违法,被裁员工完全可以提出双倍赔偿的要求。

  面对外资企业频繁在华裁员,员工应冷静分析,界定自身诉求,“抱团取暖”,通过正式的渠道解决问题。胡燕来表示,普通员工在入职之前就应熟悉相关法律知识。裁员发生时,各级工会有义务依据法规主动介入企业裁员事件,为员工争取利益。员工与企业无法达成一致时,应学会要求启动集体协商机制,上级劳动保障部门有义务指导、协调双方进行协商。

  刘昊斌说,目前我国虽已开始探索集体裁员协商解决机制,但工会和人社部门对此类事件仍然事后监督施压居多,事先介入较少。目前,北京市已经出台劳动部门、工会、街道等六方的联动措施,确保争议在矛盾激化之前得到控制和解决。

(来源:新华网)     (编辑:cy)





本站其它文章:

应对“未富先老,老后更贫” 农村养老保险需新突破 ID:8210665
关于对地震灾区实施就业援助的通知 ID:8210735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草案)逐条完全解读 ID:8210794
黄晨熹 社会救助的概念、类型和体制:不同视角的比较 ID:8210974
中国职工“最期待”涨工资 集体协商助工资平均涨15% ID:8210989
雷明鑫 人身损害与工伤保险竞合的赔偿研究(1) ID:8211016
叶静漪 《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与劳动权的保护 ID:8211074
法律援助:保护私企财产受伤不属工伤?——沈某清不服工伤认定行政诉讼案纪实与探讨 ID:8211119
唐政秋 建立国家公务员失业保险制度的法律思考 ID:8211263
余玉凤 试论我国的社会救助法律制度 ID:8211267
关于组织开展“纪念中国法学会恢复重建30周年”征文活动的通知 ID:8211612
调查显示超6成打工者拿不到高温津贴 ID:8211746
郑州近九成环卫人员为临时工 无人身意外保险 ID:8211907
劳动力供给:增量下降、存量有限、价格攀升 ID:8211969
非法用童工又遭意外身亡老板被判工伤赔偿 ID:8212108
浙江人社厅长现场回应:公务员待遇确实太高了 ID:8212124
“意外伤害”可报销多地已有先例 ID:8212148
男子年终考核不过关4万奖金泡汤 怒告公司 ID:8212196
专家谈养老金并轨:待遇降低的改革肯定难推行 ID:8212345
日照出台市直特保人员医疗保障办法 ID:8212401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