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家政工为何不愿上工伤保险
日期: 2019年8月18日

参保者每月虽只需缴纳9元保费,但截至目前,南通市逾万家政从业者参保者仅40余人
家政工为何不愿上工伤保险

  今年1月,江苏南通市首次将家政服务人员纳入工伤保险范畴。但记者近日通过调查发现,政策出台至今,该市逾万从业者,参保者仅40余人。

  一项旨在助推家政服务业、保障从业者安全的惠民之举,为何遭冷落?

  家政工伤保险 , 必要且迫切

  去年,南通市出台一系列政策,从鼓励创业、吸纳就业、提升从业人员技能水平、维护从业人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全方位促进家庭服务业的发展。家政工伤保险问题,由此提上议事日程。

  法律界人士介绍,对于家政服务业这一新生事物,我国尚无专门规范雇主与家政人员之间的相关法律。换而言之,“家政人员的社会保障尤其是安全生产保障相对空白。”

  在业内人士眼中,“家政工伤保险,不仅必要,而且极为迫切。”

  2005年2月,王莉创办了南通第一家专业从事家政服务的公司——白领高级家政服务有限公司。7年多的创业经历,让她对从业者的安全保障问题极为敏感。

  王莉举了个例子:2009年,该市一家政公司从业人员在为雇主擦玻璃时,摔楼身亡。理不清的赔偿,最终导致这家公司关闭歇业。“这事,想想就后怕。”

  苦于没有相应的工伤保险落地政策,这几年,王莉的公司凡雇员,一律买商业意外险。“公司100多号人,花钱买个平安。”

  好政策 , 不能仅停留在纸上

  今年,南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发《关于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出台了诸多创新举措——

  保费低廉。其月缴费额是本地工伤保险最低缴费基数的0.5%,参保人员一个月只需缴9块多钱。

  参保门槛低。通常的工伤保险对象,一般年龄限定在男60周岁、女50周岁。但考虑到家政服务者多是50周岁以上女性,该市将“从事家政服务的年满16周岁不超过60周岁的全部从业人员”全部纳入保险范畴。

  保障范围宽。不仅是家政服务企业,经家政中介机构推荐从事家政服务的人员,及家庭直接雇佣的家政服务人员,均可参保。

  家政从业者发生工伤之后,首先会有工伤保险的保障,同时,如果达到一定伤残级别,还将享有伤残补助金。对企业来说,投保家政工伤保险之后,可以有效化解用工风险,减轻负担。

  这一惠民新政的执行情况如何呢?南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中心主任王泰山介绍,市区18家大型家政中介机构,仅8家参加工伤保险,参保数约40人,其中,“大部分是管理人员,真正参保的一线家政员,为数寥寥。”

  当然,也不排除有相当部分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工伤保险。但新政的遇冷也是显而易见的。

  无缝对接 , 还需对症下药

  好政策,家政服务企业为何不“领情”?

  政策宣传不够,导致大家对政策的“误读”,或许是原因之一。

  南通百帮家政服务中心、亿帮后勤服务有限公司均属南通市内规模较大的家政服务企业。然而,接受采访时,大家均表示,对此项政策“虽然略知一二,却并不详细了解”。

  比如,“家政工伤保险可以单独投保。”对此,大多企业并不知晓。而这恰恰是许多家政企业不愿投保的重要原因之一。其背景是,去年底,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出台社会保险费申报缴纳管理规定(草案),强制征缴五险,即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五大社会保险”。

  目前,南通家政服务人员有两种情况,一是在家政公司挂靠,相当于公司员工;另一种是直接或通过家政中介,与雇主建立雇佣关系。如果是前者,家政公司员工按照法律,必须缴纳五险。因此,不少中小型家政服务企业五险缴纳并不到位,加之对政策“没吃透”,导致参保积极性不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政公司负责人介绍,仅此一项,“企业员工每人每月的支出就是700多元左右。”虽然政府有500多元的补贴,但还需从业者个人每月缴纳保费200多元。“一个普通家政从业者每月也就赚个千把块钱。”

  同时,带有政府扶持性质的家政工伤保险,与商业意外险相比,灵活度稍欠,也成为一部分家政企业参保的障碍。目前,南通家政服务人员主要由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村妇女、外来务工妇女及城市的退休女工组成。“由于政策原因,退休人员是被排除在家政工伤保险之外的。”

  此外,家政从业者流动性强。而“一年一缴的家政工伤保险,无法随时退款、变更。”王莉在进行反复比较后,宁愿多花钱,还是选择了商业意外险,原因很简单,“商业保险公司随时上门服务,也没有麻烦的手续,更重要的是,商业险按人头缴纳,随时更换保险人员,而工伤保险则是要按人按月收费的。”

(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      (编辑:cy)





本站其它文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山安全法 ID:9413604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草案:14条引发争论的背后 ID:9413690
林嘉 论社会保障法的社会法本质 ID:9413878
中国工会:组织起来,切实维权 ID:9413967
章群 牛忠江 劳动争议仲裁与司法诉讼之衔接分析 ID:9414154
人保部详解“新农保”:农民如何缴费、领钱 ID:9414229
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制度研究——从规范和实证的角度分析 ID:9414307
北京首例诈骗医保案曝光 医生只管开药不核身份 ID:9414387
调查称大学生就业最关注福利待遇 ID:9414461
人社部:将建议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 ID:9414567
“农民工参保者不足1/5”乃辛酸的民生问卷 ID:9414576
大学生实习该不该拿工资?宁波市总工会:应该拿 ID:9414606
北京市推出建筑业新版劳动合同示范文本 ID:9414633
武汉员工被加班居全国第三 按时上下班被称异类 ID:9414651
警惕企业设局坑害孕期女工 ID:9414691
“当有所为”:家政服务行业现状的劳动法回应 ID:9414761
社会信用的刑事保障 ID:9414765
非法用童工又遭意外身亡老板被判工伤赔偿 ID:9415036
关于《上海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办法(修订草案)》征询公众意见的公告 ID:9415162
中央财政下拨22.2亿元助力健康及养老等服务业发展 ID:941525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