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农民工讨千元欠薪被要求提供9种证明
日期: 2020年1月22日

农民工讨千元欠薪被要求提供9种证明

新华网北京2月3日电 为讨千元工资,得办9种证;“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中央三令五申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尽管多部门联动推动“清欠”工作取得效果,但一些被欠薪者仍倍感无助与无奈,频繁遭遇“弹簧门”。艰难讨薪的背后,折射的是一些部门“踢皮球”式的工作作风难改。

讨千元工资需办9种证

49岁的朱曼,沈阳大东区一家私营口腔诊所的勤杂工。仅为被拖欠的千元工资,今年一个月里奔走于三家部门陈述情况、填写表格、搜集材料,年前的结果是——

仲裁部门:回去补全手续再来!监察大队:几个月也不一定有结果。

两个月前,在诊所擦镜子时,朱曼不小心割伤手指需植皮,养伤期间老板放话“别来了”,当月1070元的工资也随之没了踪影。朱曼被迫走上讨薪之路。

“相关手续带全了?”朱曼刚坐到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接待大厅,一名李姓工作人员就问。桌上的一排表格,从左至右依次是“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公司登记情况咨询卡”、“仲裁争议申请书”,另有一张“劳动争议案件证据清单”列着申诉者需要提供的9种证明。

李姓工作人员掰着手指头说:“你要先到工商局查询并打印出你所在单位的登记信息资料,然后提供你的9种书面证明,包括解雇书面证明、考勤卡、工资单明细复印件等,再填写一份劳动仲裁申请书,才可以立案。”

“这些材料老板也不会给我啊!”在诊所工作近4年的朱曼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证明,解雇是口头,至于“公司情况咨询卡”,朱曼更不知为何物。

李姓工作人员两手一摊说:“找劳动监察部门把材料补全了吧。”

朱曼踏进大东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大门,一名张姓工作人员帮她办理了登记,并打断她的陈述:“行了,这事儿我们见得多了,会尽快调查取证,你回去等信儿吧。你要有心理准备,流程走完得好几个月,也不一定能拿到工资。”

一个月来,朱曼感觉自己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身心俱疲但白费工夫。她想不通,区区1000多元的工资,怎么就解决不了?

在沈阳市鲁园劳动力市场,很多外地工人被拖欠的一般都是1000元至5000元的工资。一位魏姓山东籍工人在饭店洗碗时被老板克扣2000元工资,到劳动部门申诉时也同样遭遇书面证明的尴尬,“那么多表格,要完这样要那样,俺文化程度低,怎么弄得来?”

“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

1月30日上午9时,沈阳市于洪区农民工维权中心接待大厅刚开门,就挤进数十名讨薪农民工。各式口音混杂着,大厅里熙熙攘攘。“我们欠100多万呢!”“啥时候我们能进去?”一扇一尺见方的窗口,挤满了讨薪的农民工脑袋。

来自湖北省云梦县的李大三等20多位农民工,已是第四次到这里反映问题。去年在一个名叫“民亿苹果园”的项目干抹灰的活计,总共被欠工资20多万元。

李大三说,二包推大包,大包推给开发商,去了几次售楼处,就是拿不到钱。最后只能到维权中心,每次都要填单子、排号,还没个盼头。

李大三填写情况投诉书等了好一阵,凑到窗口央求说:“我来了第四次,能不能快点办啊?”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看了看说:“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10时30分,记者来到与接待大厅一墙之隔的办公楼,被保安拦住。这扇玻璃大门装有电子门禁,须刷卡进入。寒风中等了20多分钟后,保安仍不让进。

返回接待大厅后,记者再次询问工作人员:“能找下维权中心的负责人吗?”工作人员答:“这个不能告诉你。”

年年打工年年欠,谁让“清欠”力不从心

一边是国家不断加大解决欠薪的力度,一边是农民工无助无奈的身影。在这场年年上演的“岁末之战”中,相关部门的“清欠”工作总让人感到力不从心。

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办理拖欠工资案件21.8万件,较上年增长7.5%。而据统计,自恶意欠薪罪生效以来,在全国范围内仅有120名犯罪分子被依法判处刑罚。

今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司法解释,这表明了国家对于查处欠薪犯罪的重视和决心。

但全国律协公益法律委员会秘书长时福茂指出,农民工欠薪是一环扣一环,有时不是一个企业、一个部门不给农民工钱。在“欠薪链条”中,每一环之间的利益错综复杂,形成环环相护的怪圈,这给“清欠”增加了难度。

“年年打工年年欠,一讨薪脑子就蒙。”作为一个最底层的小包工头,李大三说:“天这么冷,老乡干了一年活还拿不到钱,都没脸回家过年。”这话听起来让人心酸,而更让人揪心的是,无法回家过年的农民工兄弟不知还有多少?

辽宁泽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崔永星认为,目前我国有数百万“手续不全”的工人,他们遭遇欠薪后,由于讨薪申诉手续的繁琐、流程的漫长,大多工人四处碰壁后只能选择放弃。工资难讨的背后,暴露出劳动监管流程与实际用工现状的脱节问题。

解决欠薪难,需从源头治理。专家建议,应推广一些省市覆盖全行业的工资支付保证金制度,让用人单位在开工前向工会足额缴纳工资支付保证金,用制度遏制企业恶意欠薪的情况。

要拆除相关部门来回推诿的“弹簧门”。吉林省社科院付诚教授认为,让农民工及时回家过年,相关部门应以人为本,及时介入,开辟农民工欠薪案件“绿色通道”,降低维权成本。同时引导他们提高维权意识,通过合法途径讨薪,防止过激行为的发生。

(新闻来源:新华网)                         (编辑:GJ)




本站其它文章:

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 小心掉入五大误区 ID:1110677
明后两年灾区困难群众的医保将由医疗救助金解决 ID:1110810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提醒:高温期间应适当减轻劳动强度 ID:1110855
胡政武 探析我国农村社会保障制度 ID:1110886
《保险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ID:1110955
万科员工自焚悲剧,裁员惹的祸? ID:1111062
马金芳 社会民生、社会发展与社会法 ID:1111169
联想再度裁员巨人逆势加薪 ID:1111200
人保部等五部委负责人谈今后三年医改部署 ID:1111279
实习期间受伤不属于工伤 ID:1111346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研究会关于2011年年会青年学者优秀论文评奖的说明 ID:1111490
第二届全国劳动法实践教学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 ID:1111500
工伤认定不及时诉讼法院难支持 ID:1111853
借口与员工签和解协议逃避义务 公司拒付社保补偿 ID:1111885
陕西出台文件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 ID:1112018
苏州提前实现城乡居民社保“三大并轨” ID:1112096
专家建议:研究论证工伤保险纳入医保 ID:1112125
政协委员呼吁:尽快修订女职工禁忌劳动的范围 ID:1112181
人社部:推迟退休年龄需稳慎决策 养老金入市尚无时间表 ID:1112265
厦医保新规本月实施 起付不再与平均工资挂钩 ID:1112316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