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农民工讨千元欠薪被要求提供9种证明
日期: 2019年9月15日

农民工讨千元欠薪被要求提供9种证明

新华网北京2月3日电 为讨千元工资,得办9种证;“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中央三令五申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尽管多部门联动推动“清欠”工作取得效果,但一些被欠薪者仍倍感无助与无奈,频繁遭遇“弹簧门”。艰难讨薪的背后,折射的是一些部门“踢皮球”式的工作作风难改。

讨千元工资需办9种证

49岁的朱曼,沈阳大东区一家私营口腔诊所的勤杂工。仅为被拖欠的千元工资,今年一个月里奔走于三家部门陈述情况、填写表格、搜集材料,年前的结果是——

仲裁部门:回去补全手续再来!监察大队:几个月也不一定有结果。

两个月前,在诊所擦镜子时,朱曼不小心割伤手指需植皮,养伤期间老板放话“别来了”,当月1070元的工资也随之没了踪影。朱曼被迫走上讨薪之路。

“相关手续带全了?”朱曼刚坐到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接待大厅,一名李姓工作人员就问。桌上的一排表格,从左至右依次是“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公司登记情况咨询卡”、“仲裁争议申请书”,另有一张“劳动争议案件证据清单”列着申诉者需要提供的9种证明。

李姓工作人员掰着手指头说:“你要先到工商局查询并打印出你所在单位的登记信息资料,然后提供你的9种书面证明,包括解雇书面证明、考勤卡、工资单明细复印件等,再填写一份劳动仲裁申请书,才可以立案。”

“这些材料老板也不会给我啊!”在诊所工作近4年的朱曼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证明,解雇是口头,至于“公司情况咨询卡”,朱曼更不知为何物。

李姓工作人员两手一摊说:“找劳动监察部门把材料补全了吧。”

朱曼踏进大东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大门,一名张姓工作人员帮她办理了登记,并打断她的陈述:“行了,这事儿我们见得多了,会尽快调查取证,你回去等信儿吧。你要有心理准备,流程走完得好几个月,也不一定能拿到工资。”

一个月来,朱曼感觉自己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身心俱疲但白费工夫。她想不通,区区1000多元的工资,怎么就解决不了?

在沈阳市鲁园劳动力市场,很多外地工人被拖欠的一般都是1000元至5000元的工资。一位魏姓山东籍工人在饭店洗碗时被老板克扣2000元工资,到劳动部门申诉时也同样遭遇书面证明的尴尬,“那么多表格,要完这样要那样,俺文化程度低,怎么弄得来?”

“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

1月30日上午9时,沈阳市于洪区农民工维权中心接待大厅刚开门,就挤进数十名讨薪农民工。各式口音混杂着,大厅里熙熙攘攘。“我们欠100多万呢!”“啥时候我们能进去?”一扇一尺见方的窗口,挤满了讨薪的农民工脑袋。

来自湖北省云梦县的李大三等20多位农民工,已是第四次到这里反映问题。去年在一个名叫“民亿苹果园”的项目干抹灰的活计,总共被欠工资20多万元。

李大三说,二包推大包,大包推给开发商,去了几次售楼处,就是拿不到钱。最后只能到维权中心,每次都要填单子、排号,还没个盼头。

李大三填写情况投诉书等了好一阵,凑到窗口央求说:“我来了第四次,能不能快点办啊?”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看了看说:“4次还嫌急,还有20多次的呢。”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10时30分,记者来到与接待大厅一墙之隔的办公楼,被保安拦住。这扇玻璃大门装有电子门禁,须刷卡进入。寒风中等了20多分钟后,保安仍不让进。

返回接待大厅后,记者再次询问工作人员:“能找下维权中心的负责人吗?”工作人员答:“这个不能告诉你。”

年年打工年年欠,谁让“清欠”力不从心

一边是国家不断加大解决欠薪的力度,一边是农民工无助无奈的身影。在这场年年上演的“岁末之战”中,相关部门的“清欠”工作总让人感到力不从心。

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办理拖欠工资案件21.8万件,较上年增长7.5%。而据统计,自恶意欠薪罪生效以来,在全国范围内仅有120名犯罪分子被依法判处刑罚。

今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司法解释,这表明了国家对于查处欠薪犯罪的重视和决心。

但全国律协公益法律委员会秘书长时福茂指出,农民工欠薪是一环扣一环,有时不是一个企业、一个部门不给农民工钱。在“欠薪链条”中,每一环之间的利益错综复杂,形成环环相护的怪圈,这给“清欠”增加了难度。

“年年打工年年欠,一讨薪脑子就蒙。”作为一个最底层的小包工头,李大三说:“天这么冷,老乡干了一年活还拿不到钱,都没脸回家过年。”这话听起来让人心酸,而更让人揪心的是,无法回家过年的农民工兄弟不知还有多少?

辽宁泽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崔永星认为,目前我国有数百万“手续不全”的工人,他们遭遇欠薪后,由于讨薪申诉手续的繁琐、流程的漫长,大多工人四处碰壁后只能选择放弃。工资难讨的背后,暴露出劳动监管流程与实际用工现状的脱节问题。

解决欠薪难,需从源头治理。专家建议,应推广一些省市覆盖全行业的工资支付保证金制度,让用人单位在开工前向工会足额缴纳工资支付保证金,用制度遏制企业恶意欠薪的情况。

要拆除相关部门来回推诿的“弹簧门”。吉林省社科院付诚教授认为,让农民工及时回家过年,相关部门应以人为本,及时介入,开辟农民工欠薪案件“绿色通道”,降低维权成本。同时引导他们提高维权意识,通过合法途径讨薪,防止过激行为的发生。

(新闻来源:新华网)                         (编辑:GJ)




本站其它文章: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名单 ID:3148633
黎建飞 中国残疾人社会保障法制建设的现状、问题与发展 ID:3148690
经济学家提出政府补贴群体可缓解经济压力 ID:3148735
香港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资助中国社会法研究项目协议签约仪式举行 ID:3148829
常凯 从战略角度看劳动合同法 ID:3148937
奥运创造200万就业机会 旅游和体育人才需求明显 ID:3148956
两部门联合颁布《快递业务员国家职业标准》 ID:3148962
竺效 祖国大陆学者关于“社会法”语词之使用考 ID:3149036
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公布不同单位工龄累计计算 ID:3149069
李长健 辛晨 浅谈和谐社会下我国“民工荒”问题的法律解决策略 ID:3149169
余玉凤 试论我国的社会救助法律制度 ID:3149328
委员呼吁带薪休假:“权益”为何斗不过“饭碗” ID:3149586
离职被扣工资设法和单位签下保证书 员工维权拿回赔偿 ID:3149669
5成职场人欲跳槽 生存压力大成首要诱因 ID:3149919
打斗毁容能不能算工伤? ID:3149945
临时工参加工伤保险遇尴尬 称买保险不如增工钱 ID:3150047
就业歧视维权:“航空乙肝歧视第一案”引发热议 ID:3150243
5月起失业保险金升至1048元/月 ID:3150269
人社部:6800万农民工已被工伤保险制度覆盖 ID:3150273
劳务派遣“三性”规定之忧 ID:315038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