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杨华 试论社会保障法的价值
日期: 2020年1月19日

 

 

试论社会保障法的价值

(长春工业大学人文学院 法学硕士)

 要: 社会保障的历史发展是一个法律制度化的过程,社会保障法以权利本位为其典型特征,公平为其唯一的价值目标,并体现在一系列社会保障法的各项权利义务规范的内容中,社会救助是社会保障的基础,社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核心。


关键词: 社会保障;公平;权利和义务

1 社会保障法的发展沿革

社会保障是工业文明的产物,目的在于解决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过程之中和完成转变之后所遇到的各种社会风险和社会矛盾。法律制度化是这一时期社会保障存在的主要形式。工业文明之前,各种抵御生存风险的传统保障措施与方法以非制度形态存在着。

“家庭保障”是前工业社会基本的社会保护形式,主要由个人和家庭承担着抵御生、老、病、残、灾等生存风险。针对贫困、灾荒等社会问题,政府也采取了设立济贫院、开仓赈济等临时性措施,不过,此类措施具有“慈善”性质,是统治者对其子民的恩惠,施舍为其突出特点,人们接受这种施舍是以丧失自尊为代价的,因而它并不能为接受保护者提供真正的安全感。随着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政府的职能由慈善性质的社会保护转向义务性质的社会保障。20世纪以后,“守夜人”式的消极国家转变为“积极作为”的福利国家,政府的任务范围除了个人自由、生命、财产外,还包括个人的生存和发展,而个人的生存与发展恰恰是社会保障的应有之意。

作为一种公共产品,社会保障是政府通过法律的形式强制实施的。社会保障的发展历程体现了道德法律化的过程。康德将道德分为完全义务与不完全义务,完全义务可以纳入社会制度的原则要求的范围,纳入法律义务,如不得杀人、放火等;而不完全义务则无法成为法律义务,对其违反,也只能诉诸“良心的法庭”,如救死扶伤、扶贫济困。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政府在个人的生存与发展方面所承担的责任,经历了一个由不完全义务到完全义务的转化过程。无论是开仓赈民还是设置济贫院、习艺所都是政府所承担的一种不完全义务,是政府行使权力的结果,高高在上的施恩者与感恩戴德的谢恩者是政府与受救济者地位的真实写照。不完全义务由于没有法律强制力作保证,只能算是一种临时性、应急性的良心义务。不完全义务转化为完全义务,则是社会保障法律制度的确立。

社会保障法律制度具有最为典型的权利本位式特征,人文精神是其遵循的最高理念,人文精神在法律制度中体现为正义这一法律价值,而正义的含义有不同的衡量尺度。我们认为,公平乃是正义在社会保障法律制度中的唯一衡量尺度。

2 社会保障法应以公平作为价值目标

社会保障是一种分配制度,公平即为分配的公平。不过,公平不是平均主义和大锅饭,它必须有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同志提出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党的十五大报告提出的“按劳分配”和“按要素分配”可以提高效率,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是,按劳分配仅仅实现了形式上的公平,虽然不会产生贫富的过于悬殊差别,但是,按要素分配尤其是按资本分配,则会产生贫富的过于悬殊,产生较大的社会问题。对此,邓小平同志提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公平目标,实行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目的是达到共同富裕,而不是造成贫富差别,更不是两极分化。对于共同富裕之前的因一部分人先富导致贫富悬殊问题,应由国家予以调控,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地区帮助尚未富裕起来的地区,其中,社会保障作为一种国家宏观调控手段,通过法律制度化,尤其能实现贫富地区、单位、人群之间的资金互济,达到缩小贫富悬殊差距的目的,而这一目的恰恰决定了公平才是社会保障法的首选价值。公平作为社会保障的伦理正义,应该贯穿社会保障法制建设过程的始终,体现在一系列的单行法规中具体原则和规范的权利和义务内容设定上。

其中,普遍性与互济性两原则最突出地体现了公平价值的要求。《世界人权宣言》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均规定人人有权享受社会保障。一国公民普遍享受社会保障乃是当今世界各国社会保障立法的基本原则,我国宪法第15条体现了这一基本原则,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有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经济水平也许会制约普遍性的实现,但普遍性至少应成为社会保障法制建设的努力目标。

普遍性是就社会保障的覆盖面而言的,互济性则是社会保障的功能性的表现。社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核心,而社会保险是建立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以互助共济基础上的。社会保险的经营方式是通过集合多数人共同筹集资金,建立集中的社会保险基金,用以补偿少数人的损失。扩大覆盖面,可以尽可能多的筹集资金;提高统筹层次,则是社会保险互济性得以实现的又一个前提条件。

目前,我国一些地区、单位和个人在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确实先富起来了,但先富者却并不愿帮助后富者,表现为尽可能地拖缴、欠缴、少数社会保险费,不愿向贫困地区、单位和个人伸出援助之手。同时,我国国家财力很紧张,但靠政府的财政支出,很难为贫困地区、单位和个人提供足够的社会保障。法是依靠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国家必须对侵权行为和违反法律义务的行为实施制裁。社会保障法制建设,应强调国家强制力这一最后保证,缴纳社会保险费是一项法律义务,违之,必然会遭受来自国家司法机器的制裁,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社会主义的公平目标。

3 公平在社会保障法中的具体体现

作为一种价值目标,公平主要体现在社会保障法的各项权利义务规范的内容中。

宪法是社会保障的最高层次的法律渊源,生存权与发展权这两种抽象化的社会保障权应由宪法予以规定。结合我国当前实际国情来看,生存权应是社会保障权中的重中之重,所谓最低生活保障、失业保险、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的三条保障线即是生存权的现实制度;发展权涉及到个人的生活质量的提高和对幸福的追求,教育、住房方面的改革,对老年人、残疾人给予的精神慰籍,皆是发展权的内容。

社会保障体系设置若干种保障项目,就结构层次来看,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可大致划分为基本保障与补充保障两大层次。在我国,社会保障作为一项制度,起步晚,没有基金积累的历史,人口众多,国家财力薄弱,尚属发展中国家,这一切决定了社会救助、社会保险是当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中的基本保障,其他社会保障项目,如社会福利、企业补充保险、个人储蓄保障,则属于补充保障。鉴于此,我们主要以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为例,探讨社会保障法律关系主体的权利和义务的界定,彰显公平这一伦理精神。

社会救助是社会保障的基础,是保障公民生存权的底线制度。目前,我国的社会救助制度即最低生活保障制度。1999年国务院出台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它明确规定:“持有非农业户口的城市居民,凡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均有从当地人民政府获得基本生活物质帮助的权利。”社会救助法律关系主体为政府与城市居民,政府承担绝对的基本生活物质帮助的义务,城市居民享受绝对的获得基本生活物质帮助的权利。二者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等,城市居民无需缴费,只要符合法定条件(即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 就可以向政府主张自身的权利。

社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核心,除了强制性以外,社会保险的经营理念与商业保险相似,权利和义务相一致是社会保险的基本原则。社会保险法律关系的主体是国家、用人单位与个人,在社会保险费缴纳方面,强调国家、用人单位和个人三方的责任,目的在于扩充社会保险基金的积累,调动制度受益人的积极性。就权利和义务的具体内容来看,社会保险法律关系中,用人单位负有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义务,享有发生险情时责任转嫁给国家的权利;职工负有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义务,享有出险时获得保障的权利,国家则享有收取社会保险费的权利,就社会保险费积累而成的社会保险基金负有保值和增值的义务,并在出险时履行给付社会保险金的义务。

 

参考文献:

[1] 章海山。经济伦理论 [M]。广州: 中山大学出版社,2001

[2] 李迎生。社会保障与社会结构转型 [M]。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

 

(来源:《长春大学学报》20034月 第13卷第4期)

 

 





本站其它文章:

石匀立 对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的思考 ID:1173617
沪:员工试用期内单位也必须为员工缴纳社保金 ID:1173796
胡政武 探析我国农村社会保障制度 ID:1173849
《社会保险法》寻求普惠式共识 防止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大 ID:1173969
李爽 《劳动合同法》实施后的动态及影响分析 ID:1174017
叶静漪 《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与劳动权的保护 ID:1174071
发改委:5措施提高居民收入 刺激经济增长扩大消费 ID:1174084
华硕冻结招聘计划精简5%人员 ID:1174095
魏 杰 民生不是简单的福利主义 ID:1174144
赵廉慧 劳动合同无效和雇主责任 ID:1174233
邵栋豪 走进社会法益保护的新时代 ID:1174383
人社部与最高法正式启动“裁审衔接” ID:1174421
中国五项社保缴费达工资40%以上 181国中排第一 ID:1174657
养老金缺口大吗?缺在哪? ID:1174660
重症新生儿:无意识的生死抉择 ID:1174820
维权行动:隐婚女工险遭解聘 ID:1174886
工会设立劳动关系法规接待日 海淀园职工可求助律师 ID:1174961
财物受损也不能全额扣押劳动者工资 ID:1174999
四份养老保险方案今日受评 已签订保密协议 ID:1175318
南京市降低失业保险费率缴纳比例 ID:1175354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