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丁建定 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及其特点
日期: 2019年12月15日

 

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及其特点

丁建定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武汉)

内容摘要: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社会保险法的颁布实施奠定了社会保障制度的基础。20世纪2030年代,德国社会保障制度一方面实行法西斯专制管理,另一方面仍有明显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并曾出现福利国家的趋势。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与社会经济的发展之间紧密相连、相互适应,其发展道路呈现出明显的统一化,并受到国家干预理论的显著影响,在发展中始终遵循着共同责任的基本原则。

关键词: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基本特征

一、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

德国是最早建立社会保险制度的国家。1881年,德国首相俾斯麦提出工伤事故保险法案,保险费用由雇主负担2/3,工人承担1/3,年收入在750马克以下的工人由国家负担其应承担的比例。工伤者须在工伤发生后的第五周才可以领取工伤保险津贴,在此之前的工伤补助由疾病互助会负担,工伤保险由德意志帝国银行办理。由于存在严重意见分歧,工伤保险法案未能获得议会通过。1882年,经过修订的工伤保险法案再次提交国会,修订后的法案将领取工伤保险津贴的等待期延长至13周,工伤保险的管理也由帝国银行转为雇主联合会,工伤保险津贴的25%由国家补贴。工伤保险法案再次遭遇强有力的反对,俾斯麦为此曾付出极大的努力,德国皇帝甚至为此发表圣谕,但工伤保险法案还是遭到国会否决。188436日,经过再次修改的工伤保险法案第三次提交议会,修改后的法案不再包含国家对工伤事故保险提供补贴等重要条款。627日,国会正式通过工伤保险法案,并于188510月起正式生效。

1882年,俾斯麦提出了疾病保险法案,法案规定,疾病保险的对象是从事工业生产的工人,不包括农业从业人员,疾病保险费由工人承担2P3,雇主承担1P3,工人患病时,医疗和药品均实行免费。疾病保险法案

1883531日以216票对66票获得通过,并于1884121日生效。1888年底,老年和残疾社会保险法案提交帝国议会,法案的主要内容是工人和低级职员一律实行老年和残疾社会保险,费用由雇主和工人各负担一半,国家对领取老年和残疾保险金者每人补贴50马克,退休工人的收入依原工资等级和地区等级而定,年满70岁并缴纳30年以上养老保险费者可以领取老年和残疾保险津贴。申请领取残疾保险者必须证明确实失去工作能力,并缴足5年保险费方可领取老年和残疾保险津贴,1889524日,德国国会以微弱多数票通过老年和残疾社会保险法,并于189111日开始生效。至此,德国社会保险制度开始建立。

三大社会保险法颁布以后,德国政府进一步颁布一系列其他的社会保险立法,推动社会保险制度的发展。1885年,德国将工伤保险法的适用范围扩大到由帝国与各州举办的工业企业的工人。1886年,将其扩大到农业和林业从业者。1887年,又将其扩大到建筑业和造船业的工人。与此同时,参加社会保险者的年收入条件也从原来的2000马克提高到3000马克。1899年,德国颁布残疾保险法,开始对残疾人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根据该法规定,德国还建立一项共同缴费基金,以便在各种社会保险机构之间实现财政的平衡,社会保险缴费的2P5将用于建立该项基金,该措施被认为是德国社会保险财政中央集权化的开端[1]P33)。1903年的一项关于疾病保险的修正案又将疾病保险津贴的领取时限从13周提高到26周。

随着德国社会保险立法的发展,各种社会保险法整合成为一部简明的社会保险综合法的机会逐渐成熟,1911年,德国颁布社会保险法典,宣布该法典从191211日起在养老保险制度中开始生效,从191311日起在工伤保险制度中开始生效,从191411日起在疾病保险中开始生效。根据1919年的社会保险法典,强制性疾病保险的适用范围将扩大到农业工人、佣人、零工、家庭雇佣者以及流动小商贩,强制性疾病保险的收入条件确定为年收入不超过2500马克,工伤事故保险的收入条件确定为年收入不超过5000马克。该法典结束了8500个社区疾病保险组织,并将其转为地方疾病保险组织,并且农业工人社会保险组织建立起来。各种保险机构的主席应由雇主与雇员多数选举产生,各种保险机构实行统一化,较低层次的社会保险管理部门为保险办公室,高层次的社会保险管理部门为高层社会保险局,以此取代以前的各种社会保险仲裁机构。

同年,德国还通过雇员保险法,该法覆盖年收入在20005000马克之间的雇员,雇员保险的费用由雇主和雇员各承担一半,雇员保险的缴费率高于工人保险缴费率,雇员退休年龄为65岁而不是老年和残疾保险的70岁,雇员保险还提供不附带条件的寡妇年金和比较宽松的残疾保险,还为孤儿提供年金至18岁而不是老年和残疾保险所规定的15岁。一系列社会保险法的颁布实施,促进了德国社会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发展。18851914年,德国疾病保险制度的参加者从430万人增加到1560万人,18821907年,德国依靠养老金为生者的人数从81万人增长到230万人,同期,70岁以上男性老人继续接受雇佣的比例从4713%下降到39%6070岁者继续接受雇佣的比例也从7819%下降到7112%[2]P119)。可见,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德国社会保险制度出现的时期,也是德国现代社会保障制度建立的时期,三大社会保险立法奠定了德国社会保险制度的基础,社会保险法典的颁布实施使得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一开始就走上统一化的道路,从而奠定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统一化发展道路的基础。  

二、20世纪2030年代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变化

1919年颁布的魏玛宪法第161条对社会保险做出明确规定:为保持健康及工作能力,保护产妇及预防因老年和疾病所导致的生活困难,联邦应该建立综合社会保险制度。宪法第129条还规定官吏的养老金和遗属抚养金另以法律规定[3]P813-822)。魏玛宪法对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初步发展产生了直接的促进作用。18831918年,德国平均每年通过1部社会保险立法,19191932年,德国平均每年通过6部社会保险立法,其中1921年通过12部,1922年通过21部,1923年通过16[1]P44)。社会保险制度的受益对象明显扩大,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可以得到社会保险津贴。在残疾保险中,子女津贴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每月2马克提高到10马克。在工伤保险中,每位被保险人在遭受工伤后其子女有权领取相当于被保险人工伤保险津贴的10%的补贴。医疗保险开始对被保险人家属提供全面的医疗保障,病假工资不仅对工作日而且对星期日和节假日支付,所有生育妇女无论是否被保险人家属,均可获得生育津贴和产假补助。

德国养老保险的适用范围得以扩展,津贴标准有所提高。家庭手工业作坊中的雇员开始纳入养老保险制度,养老金津贴标准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每年平均180马克提高到1929年的每年400700马克。根据工龄长短,工人每月3358马克,职员每月6570马克,养老金制度参加者在死亡后,妻子享受其亡夫原来养老金的标准由3P10提高到3P5,孤儿可享受的标准由1P5提高到1P2,孤儿年金的领取年龄在1923年由16岁延长到18岁,后来,接受教育中的孤儿的领取年龄延长到21[4]

德国工伤保险的覆盖面也得以扩展。自1925年开始,工伤保险不仅适用于劳动过程中的伤害,而且适用于上下班途中以及看护劳动工具中发生的事故。19251929年,纳入工伤保险制度的职业病种类从11种增加到21种。1923年,德国专门颁布了《矿工保险法》,建立全国性矿工保险基金,对从事矿业工作的所有雇主和雇员提供疾病和养老保险津贴,矿工工伤保险由矿工保险基金协会提供。

失业保险制度也开始建立。1927年,德国颁布《劳动介绍和失业保险法》,并于同年101日起开始生效。该法规定废除以往的失业救济,实行失业保险制度,失业保险缴费率为雇员工资的3%,由雇主和雇员各承担一半,并通过疾病保险基金筹集,国家对失业保险收支之间的差额提供财政平衡,失业保险津贴标准依据工资等级确定,基本标准为相当于被保险人失业前工资的50%80%,失业保险的领取时限为26周,此后失业者可以领取危机救济金,其标准根据个人需要确定,由公共救济基金承担,公共救济基金由国家财政承担4/5,地方财政承担1/5

德国政府将建立社会救助制度放在重要的位置。1919年,对伤兵的救助责任由军方转向国家劳动部。1920年,正式将战争伤兵的救助纳入整个社会保障体系。1924年的相关法令推进社会救助制度的建立,接受救济者不再被剥夺政治权利,助人自助的社会救助基本原则开始实施,社会救助的基本标准是满足基本需要原则,而不再是满足生存必需的原则,获得救济的基本条件是个人收入低于工人平均工资的1P4。为保障养老金领取者的生活水平,德国还实行养老金领取者福利救济制度,1929年,有30%的城镇养老金领取者和22%的农村养老金领取者领取此类补充性福利救济。

1929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对德国经济和社会产生极大影响。经济危机使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处于极度不稳定状态,1930年,德国政府发布5次紧急法令,1931年,发布44次紧急法令,1932年,发布66次紧急法令[5]P823),实施社会保障紧缩政策。

降低失业保险和救济支出成为魏玛共和国后期德国政府的首选政策,1929年,德国通过失业保险法修正案,将失业保险缴费率提高到相当于工资的315%19307月,又将失业保险缴费率提高到415%10月提高到615%;降低失业保险津贴领取期限,延长领取失业保险津贴的等待期。领取失业保险津贴的时限由1927年的26周减少到1932年的6周,危机救济金领取时限由39周减少为32周,失业保险津贴领取的等待期为失业后3周;降低失业保险津贴标准。19316月,德国将失业保险津贴降低了1413%19326月,又将失业保险津贴标准降低23%,危机救济金标准降低10%

在其他社会保障领域,德国政府同样采取紧缩性社会保障政策。1930年,领取疾病保险津贴的等待期为3天,1931年,取消所有免费性医疗项目和疾病预防支出。工伤事故保险不再对上下班途中所发生的事故提供津贴,就业能力丧失程度不及20%(以前为10%)者不能领取工伤保险津贴,其他工伤保险津贴标准降到15%,养老金制度中的儿童津贴标准由每人每月10马克减少到715马克,寡妇年金标准由亡夫工资的3P5减少为1P2,孤儿年金由1P2减少为2P515岁以上孤儿不再享受孤儿年金[4]。德国政府的社会保障紧缩政策收效甚微,却伤及广大德国民众的利益。19291932年,德国失业工人每周可领取的救济金从6马克到10马克50分尼下降到:住在大城市的失业者每月16马克44分尼;住在中等城市的失业者每月14马克36分尼;住在小城市的失业者每月13马克14分尼。德国人口的1P415002000万人口平均每月依靠15马克生活[5]P819-820)。这势必引起德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导致德国社会的极度动荡。

1933年,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党上台执政,开始清理社会保障管理机构中的工人或工会代表,为其在社会保障制度中建立法西斯中央集权管理做准备。19335月,法西斯通过一项法令,宣布重建专业化的国民服务,并因此取消了25004000人的疾病保险资格。接着,法西斯政府开始取消德国社会保障自治性管理体制。19335月,法西斯政府宣布停止社会保障自治管理,1934年的重构法正式废除社会保障自治管理体制,社会保险机构由国家指派的经理掌控,经理向政府监督部门负责,社会保障管理中的各种自治团体全部解散,仅保留一个咨询机构协助经理工作。这样,高度中央集权的社会保障管理体制建立起来。

值得指出的是,德国法西斯政府在强化社会保障中央集权管理的同时,也采取一系列措施推进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一些社会保险制度的适用范围进一步扩大。1937年,德国政府宣布,所有40岁以下的城市居民有权参加自愿性年金保险;1938年,德国通过手工业者养老金法,将强制性老年和残疾保险扩大到大部分自我雇佣的手工业者,自我雇佣的手工业者须向雇员保险基金缴费,除非他们已经向私营人寿保险缴纳达到该法规定的费用;1939年,强制工伤保险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所有的农业从业者及其妻子;1941年,疾病保险和养老金制度的适用范围扩大到自我雇佣者如艺术工作者、家庭作坊雇员以及佣人;1942年,废除了工伤受害者必须证明其确实受到工伤的影响方可领取工伤保险津贴的规定。

德国法西斯政府还加强社会保障的财政平衡并对社会保险提供财政补贴。1933年,国家开始对工人年金保险提供补贴。1937年,国家开始对雇员保险提供补贴,并对年金保险基金提供国家担保。由于德国经济开始恢复,失业人数下降使得失业保险基金大量沉淀,1938年,德国政府开始采取措施,实现失业保险基金向年金保险输送基金,当年,工人保险缴费中的18%和雇员保险缴费中的25%被输送到年金保险基金。1942年,德国社会保险缴费方式不再实行以往的印花制度,开始实行直接从工资中扣除的新制度,所有各项社会保险缴费统一通过疾病保险项目扣除,缴费水平和工资税的计算基础实现标准化。法西斯政府还开始提升在经济危机时期被降低了的社会保险津贴标准。医疗服务的期限被废除,1942年,孕妇可以在生育前后获得6周的孕妇补贴代替工资,养老金津贴标准开始根据工资而不是缴费数量确定。

综上所述,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是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的特殊时期,魏玛宪法的颁布实施促进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初步发展,1929年的经济危机使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处于极度不稳定状态,法西斯政府时期,德国社会保障管理体制发生深刻变化的同时,其整个社会保障制度还是取得一定程度的发展。

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快速发展

1949年,德国颁布社会保险调整法,废除了战时乃至战前的一些特殊法令,调整了社会保险津贴尤其是提高了养老金津贴,实行每周50马克(寡妇为40马克)的最低养老金标准,同时,在工人养老保险中推行无条件的寡妇养老金,并且将残疾标准从原来的丧失收入能力2P3降低到1P2。养老保险缴费率从516%提高到10%,失业保险缴费率从615%降低到4%,取消国家对失业保险的补贴,疾病保险缴费由雇主与雇员平均分担,而在此之前,雇主仅承担1P3。此后的一系列社会保险法极大地推动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恢复与重建的步伐。在提高社会保障津贴标准方面,1951年,通过了养老金提高法和生活费用补贴法,1952年,通过了疾病保险津贴提高法,1953年,通过了疾病保险津贴提高法和基本补贴提高法。在有关特殊群体的社会保障法律地位方面,1950年,通过了战俘返家人员法和联邦养老金法,1953年,通过了严重残疾人员法,这些法律对战争伤残人员的养老金做出规定。1952年通过的战争负担公平化法,不仅对因战争造成的财产损失提供赔偿,而且对养老金损失提供赔偿。

德国还通过一系列法令,恢复和重建民主与自治性的社会保障管理体制。1951年,德国通过社会保障自治管理法,该法因袭德国社会保障管理中的自治传统,将社会保障管理重新恢复为各种社会保险协会的自我管理,原来的由不同利益群体代表合作管理社会保险事务的原则不再使用,改为实行由各社会保险协会中的被保险人与雇主代表合作管理原则,社会保险协会中的代表由选举产生,并由代表选举产生执行机构。

1953年以后的10年间,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的主要特点呈现出强化国家干预,推进综合性社会保障,逐步走向福利国家的趋势。20世纪5060年代初期,德国通过一系列法令,逐步完善各种社会保险制度。在养老金方面,1957年,德国政府颁布战后具有重要影响的养老金改革法,其主要内容是:养老金开始与在职人员工资增长挂钩。社会保障咨询委员会每隔一段时期将依据工资情况调整养老金标准。该法规定,残疾人保险分为残疾和失去就业能力者保险两部分,残疾人养老金领取年龄延长至55岁,旨在促进健康和就业机会的补充津贴的标准得以提高。该法还规定,失业1年后达到60岁者可以退休,丈夫在1949年以前死亡的寡妇无条件享受寡妇年金。在持续20年的大部分时间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妇女可以在60岁退休。养老保险的财政体制也发生变化,养老保险基金积累必须满足1年的养老金支付需要,养老金缴费率从11%提高到14%,失业保险缴费率则从3%降低到2%,国家在不增加其在养老保险基金支出中的比例的前提下增加对养老保险基金的补贴。

在手工业者社会保险方面,1956年,德国对手工业者保险法进行修改,规定手工业者保险费财政收入与支出分开,同时,在手工业者保险中实行不同类型的缴费印花。1960年的手工业者保险法对该项社会保险做出较大改革,取消手工业者可以在社会保险和私营保险之间选择的做法,将所有手工业者的强制保险限制到18年,法令只保证手工业者的基本保障,工人保险制度开始对手工业者补充保险承担责任。德国还推进工伤事故保险和疾病保险制度的发展。1963年的工伤事故保险改革法强调工伤事故预防的重要性,在拓展职业病赔偿的可能性的同时,扩大了康复、职业咨询的可能性。工伤事故保险津贴标准将依照工资变化情况进行调整,联邦政府必须定期向议会提交工伤事故预防情况报告。

德国还通过一系列法令,逐步建立起比较完善的社会救助制度。在家庭补贴方面。1954年,德国实施家庭补贴法,给被雇用者提供从第3个孩子开始的家庭补贴,家庭补贴的财政来源于雇主缴费。1961年,德国规定从第2个孩子开始提供家庭补贴。1964年,德国对家庭补贴制度进行调整,联邦政府开始承担家庭补贴的费用,并在联邦劳工局建立家庭补贴机构。德国家庭补贴制度逐步建立并完善起来。在老年人社会救助方面。1957年,德国实施老年农场主救助法,规定当农场被转给继承人或出租时,老年农场主将获得老年补贴,老年农场主只要证明自己曾经是一个农场主就可以得到老年补贴而不需缴纳任何费用。与此同时,农场主协会中开始建立农场主养老金制度,老年农场主养老金的费用来源于农场主缴费,并很快得到联邦财政日益增长的财政补贴。1963年,德国开始对失去工作能力且年龄近于老年者提供老年补贴,1965年,又采取一些保护老年人收入能力的措施,并用工作性救济代替一部分现金救济。此外,1961年,德国还通过联邦社会救助法规定,社会福利与社会救助的目的是使那些需要帮助者过上一种具有人类尊严的生活,社会救助实行国家补贴和个人化原则,不仅提供现金补贴而且强调实物性补贴。

可见,20世纪5060年代中期,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存在一种强烈的国家干预并逐步走向福利国家的趋势。19571961年,德国疾病保险参与率从90%提高到100%1963年,德国公共社会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为1711%,高于英国与瑞典等福利国家。20世纪50年代末,德国人平均收入的1213%用于缴纳社会保障。正如里姆林格所指出的那样,阿登纳时代(19491963任总理)结束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实际上是一个福利国家”[6]P184)。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呈现出既发展也改革的特点。1963年,艾哈德当选德国总理,在其施政宣言中明确指出:社会立法必须进行彻底评估,并宣布进行社会公平的官方调查。19651966年,德国经济出现短暂的萎缩,这使得德国社会保障财政开始面临压力,德国社会开始讨论如何保持社会保障与经济发展的协调。1966年,社会公平调查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报告开始对疾病保险与养老金制度进行经济学分析,政府认为,必须通过降低社会保险津贴标准并提高社会保险缴费率来应对社会保障制度的财政压力。1967年,德国通过财政修正法,降低国家对养老金的补贴,分阶段提高养老金缴费率。1968年,提高到15%1969年,提高到16%1970年,提高到17%[1]P70-71)。

与此同时,政府还采取其他一些措施以维护养老金的财政稳定与公平。如停止已婚妇女补偿性养老金缴费,在养老金制度中实行长期财政计划,政府每年提出一项15年期的养老金财政综合测算,养老金最低储备金必须满足3个月的养老金支付需要。为解决因雇员养老金参加者增长快于工人养老金参加者所导致的不公平问题,1964年,德国政府规定,当工人养老金津贴标准低于雇员养老金标准时,则由国家对工人养老金予以补贴。1969年,德国实施养老金财政赤字公平分担制度,当某个养老金机构的基金支出超过一定比例时,实行直接公平化支付,以维护各类养老金之间的财政公平。

在疾病保险方面,德国政府也通过法令促进疾病保险津贴待遇的公平。1957年,德国就通过法令,将工人疾病保险制度中前6周的津贴标准从工资的50%提高到65%,对抚养者的补贴标准提高到工资的75%,并规定,雇主必须支付病假工资与净工资的90%之间的差额。1961年,又改为雇主必须支付病假工资与全部工资之间的差额。1969年,德国通过法令,工人有权获得不超过6周的由雇主支付的全额病假工资,以实现雇员疾病保险津贴的基本公平。为雇佣人数少于20人的企业建立一个以疾病保险缴费为财政来源的公平化基金,以分散这些新的法令给小企业带来的财政风险。

在失业保险方面,1969年颁布实施的就业促进法规定年龄未满65岁、足额缴付社会保险费、参加失业保险时间已经达到26周的失业者,可以领取失业保险津贴。失业保险津贴的标准为失业前20天以小

时计算的平均收入的6215%,最高津贴标准为每天60马克,每周415139马克,家属每周可以领取12马克的补充津贴。失业保险缴费率为工资的2%,雇主和雇工各承担一半,最高缴费工资限额为每月2800马克,月收入低于2800马克者的失业保险费由雇主单方承担。不具备领取失业保险津贴资格者或者领取失业保险津贴资格已经过期者以及由于其他原因难以领取失业保险津贴者,可以领取失业救济补贴,失业救济补贴制度所需要费用由政府承担,失业救济补贴标准要低于失业保险津贴标准[7]P58-59)。可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在经历战后一个短暂的恢复和重建时期以后,很快进入一个比较快速的发展时期,并曾出现一种走向福利国家的趋势。随着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快速发展以及德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也开始进入既有发展也有改革的时期。  

四、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的主要特点

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具有鲜明的特点。

首先,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与德国社会经济发展之间呈现出紧密相连、相互适应的特点,从而有利于促进德国经济的快速发展。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工业化开始发展,德国成为经济发展较快的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在德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问题随之严重化,德国政府适应工业化快速发展的需要,最早建立起社会保险制度;20世纪2030年代,德国社会经济从初步发展走向大危机带来的萧条和动荡,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呈现出从初步发展到陷于动荡进而转变为法西斯专制管理与发展同时并存的过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社会经济经历一个从恢复和重建到快速发展的过程,德国社会保障政策也经历一个从恢复和重建到走向福利国家的趋势,进而出现社会保障制度既发展也改革的过程。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与德国经济发展变化之间的密切联系和相互适应,既有利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也有利于德国社会经济的发展。

其次,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道路呈现出明显的统一化。社会保障制度发展道路是指一个国家在社会保障制度发展中所选择的基本制度路径,尤其是指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是选择全国统一的制度,还是选择差别性的制度。任何一种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道路都有其重要作用和影响,社会保障制度发展道路并没有优劣之分,只有选择得是否合理亦即是否适合本国国情的差别。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道路呈现出明显的统一性。1911年的社会保险法典奠定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道路统一化的基础,1919年的魏玛宪法确立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统一化发展道路的法律基础,法西斯政府的社会保障政策强化了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道路的统一化,战后德国社会保障政策则进一步推动着社会保障制度沿着统一化的发展道路前进。

再次,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变化明显受到国家干预理论发展变化的影响,使得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过程体现出强烈的国家干预色彩。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的阶段与国家干预理论的发展阶段基本吻合,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新历史学派提出多种强化国家干预的社会政策建议,主张建立社会保险制度,以适应德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所导致的社会问题的发展变化,使得德国成为最早建立社会保险制度的西欧国家;20世纪2030年代,德国社会经济理论从以前的有限的国家干预走向极端化国家干预,法西斯主义对这一时期的德国社会产生重要影响,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表现出法西斯专制管理与发展同时并存的过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从极端的国家干预主张转变为社会市场经济理论,德国社会保障政策也经历一个从恢复和重建到走向福利国家的趋势,进而出现社会保障制度既发展也改革的过程。

最后,德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过程中呈现出明显的共同责任原则。政府、雇主与雇员在社会保障制度中的责任机制对社会保障基金来源、津贴水平、覆盖范围、制度模式、基金安全、保障观念、改革道路以及制度效果等重要方面都产生直接影响,进而直接决定一个国家社会保障制度的基本特征。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过程中始终遵循政府、雇主与雇员间共同责任的原则。无论是在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初建时期,还是在法西斯专制集权时期,抑或是在战后快速发展时期,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始终坚持和遵循政府、雇主与雇员共同责任原则,雇主责任与雇员责任在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发展中始终处于重要地位,但政府责任在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明显表现出来,这种责任机制使得德国的社会保障基金具有自助化特征,除了工伤保险费由企业单方面负担外,德国养老、医疗与失业保险费用均由雇主和雇员共同负担,政府只对各种社会保险项目的亏空给予补贴并承担社会救助的资金。同时,德国社会保障的管理也呈现出高度的自治化,德国社会保障实行政府与互助团体合作管理,除失业保险以外的各种社会保险均由劳资双方共同参与管理与决策。

参考文献:

[1] Peter A. Kohler, The Evolution of the Social Insurance, 1881-1981, Studies of Germany, France, Great Britain, Austria and Swithland [M]. New York, 1982.

[2] Gerhard A. Ritter, Social Welfare in Germany and Britain, Origins and Development [M]. New York, 1986.

[3] 姜士林等,世界宪法全书[M]. 青岛:青岛出版社,1997

[4] 李工真,德国魏玛时代社会福利政策的扩展与危机[J].武汉大学学报,1997,(2)。

[5] 洛赫,德国史:中册[M].北京:三联书店,1976

[6] Gaston V. Rimlinger, welfare Policy, Industrialization in Europe, America and Russia [M]. New York, 1971.

[7] 和春雷等,当代德国社会保障制度[M].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The Development and Characteristics of German Social Security System

DING Jianding

Abstract: The establishment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of Germany has experienced the following distinctive phase. The promulgation of German Social Insurance Law laid the foundation of th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between the late19th century and the early 20th century. During 1920s - 1930s, German social security system was managed by fascist dictatorship, at the same time, it was still in the state of remarkable development. After the Second Word War, German social security system is closely related to and correspondent to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and economy. The development of German social security system shows a tendency of reunification, and is impacted by the theory of intervention by the State significantly, and has always followed the basic principle of common responsibility.

KeywordsGermansocialsecuritysystembasiccharacteristics

 

(来源:《南都学坛》20087月第28卷第4    编辑:张胜)

 





本站其它文章:

杨秀芝 试论我国社会保障筹资形式的选择与社会保障税的开征 ID:5461538
农民工养老保险接续需建全国性操作平台 ID:5461575
白永秀 目前个人收入分配的问题及对策 ID:5461580
李迎春 金融危机下企业裁员风险控制 ID:5461607
郑尚元 不当劳务派遣及其管制 ID:5461643
仲裁员收“介绍费”将面临解聘等处罚 ID:5461682
《企业破产法》对职工劳动债权的保护 ID:5461839
胡锦涛: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 努力实现社会就业更加充分 ID:5461949
找工作要学“花木兰”女扮男装? ID:5462005
劳动者收入有望提高 ID:5462017
全国平均工资水平排行北京上海西藏分列前三 ID:5462129
河南出台7条举措确保第四季城镇新增就业30万人 ID:5462387
河南高院要求全省新收“讨薪案”春节前全办结 ID:5462393
广州医保条例月底网上听证 确保市民有充分发言 ID:5462415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令2012年第11号,公布《家庭服务业管理暂行办法》 ID:5462542
保安一年加班两个月仅给400元 索赔获一万三 ID:5462681
审理期间补缴失业保险 单位迟延缴费仍应赔偿 ID:5462684
论国企高管劳动薪酬标准制度的不足与完善 ID:5462697
飞行员辞职遭航空公司索赔超549万元 判赔182万 ID:546280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