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卧底打工仔状告公司违反劳动法 成功获赔万余元
日期: 2019年7月18日

 

卧底打工仔状告公司违反劳动法 成功获赔万余元

 

  新京报10月16日报道


    对话动机


    今年4月至8月,打工仔黄伟木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现实版农民工“无间道”,在广州番禺汇晟服装有限公司“卧底”5个月取证,随后以“企业不与劳工签订劳动合同”和“安排严重超时加班”等为由,向广州市番禺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索赔5万余元。

    10月14日,当地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服装厂支付黄伟木4月至8月期间正常工作时间的报酬及加班费等12500余元。

    在中国农民工维权意识普遍还低下的情况下,黄伟木“卧底”之举引发热议。他为什么会有“卧底”的行为?这样的维权方式是否可行?

    前日,本报记者对话黄伟木。


    对话人物

    黄伟木

    广西贵港人,24岁,初中毕业后到广东6年,曾辗转广州佛山等地打工,从事过医药产品推销员、化工厂业务员、专机工等工作。

    黄伟木用卧底的方式搜集证据并告雇主不签劳动合同,被称为劳动维权的“新王海”。

    “吾黄氏伟木,网称‘史上最黑马农民工’,因家底浅薄仅得初中学历,后赴粤务工六余载仍未有所成。零八年初,知新劳动法施,喜!环顾四周诸多用工者,欺压劳工如故而不思整改,哀!……遂觅得一血厂,潜伏其中五月有余。期间渗透基层劳工,集得充分法证。又意以此举,彰劳法之威,唤劳工权益之觉醒是也。”

    这是黄伟木在网上给自己写的自传,里面透出些许侠气。

    接下来的“后传”是,他向劳动仲裁部门申诉,向雇主索赔5万余元。

    10月14日,黄伟木拿到了仲裁结果,可获得12500余元赔偿。

    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得意,不过,他认为现在还不能说真正赢了。


    索赔:


    现在还不能说真正赢了

    新京报:你拿到了广州市番禺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获得12500余元的赔偿,心情如何?

    黄伟木(以下简称“黄”):很高兴,取得了开门红,虽然没有完全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但说明他们(劳动仲裁)认同了我的卧底式维权方式,默许这种行为。

    新京报:你索赔的是5万多元,现在判的是12500余元,你能接受吗?

    黄:我的初衷就是要这个企业整改,钱不是我的目的。最初索赔的额度,我知道是偏高的,这么做也是为了引起关注。

    我要让大家通过这个轰动的案件,认识到很多劳动者没有依法得到保障,劳动者本身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权益受到侵犯。

    想通过这个案子做个普法教育,如果它整改了,我会考虑庭外和解的。也来个杀鸡儆猴,让其他违法企业能自觉整改。

    新京报:你要的理想结果是什么?

    黄:我当时提起申诉,就跟自己说,我一定要赢。判决结果让我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这个企业现在还没有做出整改,我很愤慨。我就是要让舆论和法律约束它整改,但它很顽固。所以,还不能说真正赢了。


    缘起:


    对富豪张茵的提案很愤慨

    新京报:你说你到广东加入农民工行列多年,先后在家具厂、制衣厂、灯饰厂、印花厂、塑料厂、洗漂厂做过。但直到今年才想到要为自己维权,哪些因素促成你这么做?

    黄: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女富豪张茵提交提案,提议暂缓实施新《劳动合同法》,我很愤慨。后来又看到报纸评论说,“劳工利益代言人的缺失在于资方的咄咄逼人、劳方的隐忍谦卑、以及政府的力有不逮。”

    这就是一个导火线,劳方和资方之间对话的途径太少了。我就觉得应该在网络上发出我的声音,因为我也是这方面的受害者。

    新京报:所以你是一开始就计划好,要利用网络和媒体来加大对这个事情的宣传,包括你把自己封为“史上最黑马农民工”?

    黄:是的,还可以看看媒体良知。这个“史上最黑马农民工”很吸引人眼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之前计划要给这个事情定个基调,必须得有震撼力。

    所以卧底一结束,我就马上在QQ空间里发帖,发短信通知我的工友去看。当天就给媒体发传真,让他们过来采访。觉得力度不够,又在网上疯狂发帖,直到去央视的新闻会客厅。

    除了网络和媒体,法律也是我很重要的一个手段。

    新京报:你读了很多有关劳动方面的法律法规?

    黄:很多。我相信法律正义。


    卧底:


    用有摄像头的MP4留证据

    新京报:你为什么选择这家企业去卧底,有什么标准吗?

    黄:这种血汗工厂很多的。这家刚好离我住的地方近,又在招工。我去面试的时候,厂里就说了,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社保,晚上加班一小时就补给5毛钱。

    新京报:卧底期间,除了正常工作外,你的任务就是搜集证据吗?都搜集了什么证据?

    黄:四方面的证据:确定劳动关系的证据;上班时间的证据;发放工资的证据;还有我认真工作的证据。我不能让他们到时候反过来说我不认真工作。所以,我4月份就很努力干,拿到了我们部门最高工资1400多元。

    新京报:你都怎么取证?

    黄:我买了一个有摄像头的MP4用来拍照留证,像工资凭证、计件标、考勤卡等等,每个月底,就把这些拍下来带出去扫描打印。必须得小心,泄露出去,这个计划就完了。

    新京报:你在那里发现了什么问题?

    黄:公司除了短期的淡季外,星期一至星期六每天上班8个小时,晚上加班三个半小时,星期天上班8个小时,晚上不加班就算是休息了。晚上不加班和休息日不加班需要请假,否则按旷工处理。

    许多计时员工的酬劳是,上满30天班才有800元的底薪,晚上加班只有5毛钱的加班补贴。而番禺区2008年4月1日最低工资标准为770元/月,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4.43元/小时,这个公司明显克扣员工工资。


    摊牌:


    工友口头上都说支持我

    新京报:你计划卧底半年的,为什么提前一个月就离开了?

    黄:身体原因。制衣厂的粉尘纤维污染非常严重,我的过敏性皮炎发作了,不吃药就全身痒,吃多了就头晕恶心。到8月底,证据掌握差不多就走了。5个月挣了4000多块钱。

    新京报:事情披露后,工友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黄:口头上都说支持,但他们还是没有意识去维权。有一个站出来帮我作证了。

    新京报:那企业老板呢,联系你了吗?

    黄:没有。我也拒绝和他们的任何对话形式,我计划好就是去立案的。

    新京报: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阻挠?

    黄:对我正面直接的阻挠是没有的。不过,之前广州劳动监察大队的领导说,不主张我这种卧底式的维权方式,工会主席也觉得我这种方式是偏激的,但他后来也支持我维权。

    新京报:你自己会担心遭到报复吗?

    黄:是。我是不惜一切代价来对抗。我一个身家清白的农民工,和身家上千万的家族对抗,会有可能遭到报复。但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写了遗书放在我的QQ空间里,如果我遭到恶意报复,我的亲友会把它公布,那这个企业必会遭到毁灭性破坏。


    自我:


    我之前很排斥农民工身份

    新京报:你博客里写道,你提着行李走进要卧底的制衣厂时,对自己说“我现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农民工”。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慨?

    黄:我之前比较排斥农民工这个身份,觉得他们素质很低,又没文化。新的劳动法颁布后,听其他农民工说,情况并没有多少改善,一个月干两个月的任务量,还拿不到最低工资。

    社会对农民工很不公平,他们为这个社会做了很多贡献,在经济一线埋头苦干,但是都没有什么基本保障。

    所以我必须肯定我自己的农民工身份。

    新京报:同样是农村出来的青年,你觉得自己跟其他农民工有什么不同?

    黄:我不甘现状,不甘平庸,一直努力改变这种生活状态。其他人维权意识很弱,企业给多少钱就拿多少钱,干不了就走,也不在乎劳动合同和社保。现在很多“90后”、“80后”年轻的农民工也喜欢上网,但他们就玩游戏和聊天。我比较喜欢看看资讯,学知识。

    我常幻想自己是蜘蛛侠、超人之类的英雄,可以为这个世界做点事情。

    新京报:你做客央视新闻会客厅的时候说,儿时梦想“北京、飞机、英雄、出名”都实现了。你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英雄吗?

    黄:远远不够,顶多是走在通往英雄的路上。

    新京报:什么样的英雄?

    黄:维权英雄,农民工英雄。


    争议:


    把我说成“新王海”是种肯定

    新京报:可是,有网友对你的行为表示不屑。你怎么看的?

    黄:最恶毒的攻击,说的最多的就是图名牟利,为了个人利益去炒作。

    我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看法,我做这个事情之前就想到了这些。因为我站出来说这个事,肯定会得罪资方和既得利益一方,不可能让这些违法企业主来支持我,网络和媒体可以帮助我扩大这个案件的影响。

    新京报:你这种卧底式维权方式值得别人效仿吗?

    黄:有人效仿会更好。重要的是这种维权和利用法律的意识。

    新京报:现在网上也有人称你是“新王海”,你怎么看?

    黄:挺高兴的,能够和打假的王海相提并论,说明社会对我的一种肯定吧。

    新京报:既然对目前的裁决结果不满意,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黄:计划向番禺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一定要到这个企业整改为止。也计划要将这个经历写成纪实文学,号召更多农民工站出来维权。


 ( 时间:2008年10月16日     新闻来源:新京报  )





本站其它文章:

经济学家提出政府补贴群体可缓解经济压力 ID:7934499
《2007年度中国公民健康状况与就业权报告》揭示乙肝携带者生存困境 ID:7934633
黎建飞 中国社会保障法制的发展战略 ID:7934663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对劳务派遣作三方面具体规定 ID:7934755
劳动密集型企业裁员调查:产业升级须警惕机器吃人 ID:7934798
当裁员风潮弥漫全球 ID:7934809
陈兴杰 女职工生育期间权利研究 ID:7934892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下) ID:7935069
中国发布法治建设年报 建公正高效权威司法制度 ID:7935144
劳动者收入有望提高 ID:7935410
企业恶意缠诉致民工胜诉获赔难 律师决意为16名农民工申诉到底 ID:7935419
新生代农民工生活调查:陷入无休止讨薪和维权 ID:7935430
郑州严查严查用人单位限制女性结婚、生育 ID:7935506
参保女工做人流也有生育保险待遇 ID:7935533
民营企业职工社会保障若干问题研究 ID:7935667
借口与员工签和解协议逃避义务 公司拒付社保补偿 ID:7935676
2万职工补签劳动合同 ID:7935761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关于《劳动能力鉴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ID:7935982
我国将推四大改革促公平社保体系建设 ID:7936215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 ID:7936248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