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旅游局发言人称地方政府可试点恢复五一黄金周
日期: 2019年5月23日

 

旅游局发言人称地方政府可试点恢复五一黄金周


 
  昨日下午,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旅游局原副局长张希钦在小组讨论中提议,应该恢复五一黄金周。他认为,去年广东省已经表示要恢复五一黄金周,经过一个冬天后,人们特别需要五一黄金周出去游玩放松。

    记者就此事向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刘晓军求证。他表示,国家旅游局从来没有研究过恢复五一黄金周的相关事宜。如果地方政府认为恢复五一黄金周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可以试点。但在地方推行时要根据本地的实际。

    张希钦表示,当时取消五一黄金周时就存在很多争议。因为五一是最好的黄金周,对拉动旅游作用很大。旅游对于扩大内需、刺激消费见效最快,并且国内旅游的潜在市场很大。旅游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的产业,对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很强。并且对就业的拉动力很强,达到了1:5的比例。

    曾建议取消五一黄金周的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蔡继明教授认为:“假日制度改革的方向不能走回头路。”不能证明黄金周拉动了经济,因为五一的收入减少不能代表全年的收入减少,企业全年的收入不能用一周的数据来衡量。蔡继明认为广东要恢复五一黄金周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增加旅游业的收入,“很多地方政府盯着的是消费者的钱包,想让你在这个期间花钱。”

    对于蔡继明极力提倡的带薪休假,张希钦认为,五一黄金周从气候等因素上来看,更利于出游。带薪休假执行起来有难度,建议有条件的人可以带薪休假,没有条件的人可以在五一休息。“旅游市场的需求量太大了,所有人都有出行的愿望,很难通过带薪休假去调节。”


    是否恢复五一黄金周由国务院定

    昨日,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介绍,是否恢复五一黄金周,将由国务院决定。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改革司副司长王强介绍,当初五一黄金周取消,是国家旅游局、发改委等共同参与讨论的。如果国家旅游局目前有建设性意见,可以和发改委讨论,也可以直接上报给国务院。但是现在五一黄金周刚刚取消不到一年,马上又提恢复,情况不好说。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高梁说,当初取消五一黄金周,是因为集中假日很多,集中休假对交通、旅游景点等造成很大压力,是供给不足问题。而现在恢复五一黄金周呼声一片,但根据程序,只有国务院才能决定法定假日。按照以往的程序,如果有职权部门正式提出意见,国务院可以授权发改委牵头组织研究组研究,权衡利弊,最后做出一个评估报告,上报给国务院,由国务院定夺。


    恢复五一黄金周非短期行为

    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元祝认为,黄金周仍旧是拉动内需、促进就业、推动旅游产业和相关产业持续发展的一剂良药。他提出了建议恢复五一黄金周的议案,并就振兴四川旅游业等问题提出建议。

    人民网关于“你是否赞成恢复五一长假”的调查显示,截至3月4日,共有将近500万名网友参与了网上调查,其中赞成恢复五一长假的占92.2%。

    马元祝认为,目前带薪休假制度难以全面落实、小长假呈现出“短线游火、长线游淡”,在取消五一黄金周后,春节和十一黄金周长线游更为火爆的现状下,恢复五一黄金周不仅可以切实保障公民的休假权,同时还能舒缓长线游对春节和十一黄金周造成的环境、交通和资源压力。

    马元祝表示,恢复五一黄金周,并不是为了应对当前危机的短期行为,而是着眼于未来长远发展的一件大事。五一恰好是旅游的最重要的黄金时节。如果能够恢复,相关部门只要加大管理,注意疏导,肯定能给四川,给全国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历史机遇。


( 新闻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09年3月5日 作者:肖晓芬 )





本站其它文章:

《社会法原论》简介 ID:1167277
范跃如 劳动争议诉讼审判机构研究 ID:1167305
广东省总工会:玖龙确有加班超时以罚代管 ID:1167367
“叔叔辛苦了!” ID:1167379
尹蔚民:农民工养老保险办法已有初稿 ID:1167565
胡晓义:社会保险法将弥补农民保障的缺失 ID:1167592
《社会保险法》寻求普惠式共识 防止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大 ID:1167612
仇雨临 大学生医保莫成“被遗忘的角落” ID:1167634
董保华 论非标准劳动关系 ID:1167679
赵洪武等38人与桓台县建筑工程总公司、第三人桓台县建管局劳动争议案 ID:1167779
违法行为导致较大事故占比逾六成 黄毅:安全生产形势严峻存在政府监管不力 ID:1168167
欠47名工人工资119862元 男子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ID:1168183
待岗生活费未依法上调社保缴费低于协议约定 工会帮解决 ID:1168190
女职工产前检查算劳动 公司单方面降工资不行 ID:1168361
计时工资制和计件工资制有何不同? ID:1168421
摩托罗拉中国裁员陷攻防战:员工维权意识不足 ID:1168443
律师作为协商代表参与集体协商制度分析(王 洪、董学智) ID:1168455
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 职工能领失业金吗? ID:1168688
《劳务派遣行政许可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ID:1168873
六旬老太办理医保先后跑8趟居委会 ID:1168956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