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全总:GE厦门通士达严重违法
日期: 2020年1月19日

                   全总:GE厦门通士达严重违法

作者:熊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080417

 

GE厦门通士达劳工纠纷又有新进展。

  416,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工作组先生向记者表示,中华全国总工会将要求企业改正工作时间,并落实员工应有的加班工资。全总还会建议劳动行政部门和执法部门进行查处。

  这场纠纷的缘起是美国俄亥俄州的NGO组织MPO一个调查报告。对于当地工作岗位流失问题,GE谈判委员会一名成员表示,这并不是中国政府的问题,而是GE在占中国的便宜。

  而GE美国工厂工人与厦门通士达工人待遇差距之大,令人吃惊。记者调查了解到,厦门工厂工人每月收入1300-1600元人民币,相当于184-227美元;而美国GE工人月工资不低于3936美元。

  参与GE美国工人谈判的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总有一天,GE也会像抛弃美国工人一样抛弃你们。

  

全总将与厦门方面沟通

  如果(美国MPO调查)属实,这是严重违法。即便是按照综合计算工时制计算,64小时每周也是超标的。先生对记者表示。

  先生称,不管谁管这个事情都有义务制止企业违反劳动合同法的做法,并落实应该给的待遇。全总将和企业工会及厦门工会联系。

  美国俄亥俄州的NGO组织MPO调查发现,GE在中国厦门的合资企业通士达工人每周工作64个小时,且不支付工人应得加班费,许多工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生产的一款产品中包含有毒的水银,也没有接受处理危险事故的基本知识培训,引发了医疗保健方面的隐忧。

  本报记者调查获悉,他们每周工作时间为5766小时(每天工作9.511个小时,每周工作6)

  通士达公司在49曾发布声明,称其实行的是厦门市政府所批准的综合计算工时制的办法,可以在综合计算工时期内为每个员工安排某个具体的最长工作小时数,这使得公司可以在生产高峰期间作出超过正常工作小时的安排(可以加班)

  但通士达没有提及的是,即使是综合计算工时制,加班时间也不能超过每月36小时的上限。

  资深法律人士告诉记者,综合计算工时制是劳动合同法规定的三种工作计时办法之一。综合计算工时制一般用于生产有季节性的单位,它要具备三个条件:

  首先,必须经过工作所在当地劳动部门审批。其次,它的工作时间可以按照季度或年度来算。但是工作时间不超过常规工作时间和加班时间的上限。常规 工作时间是每天8小时,每周工作5天。加班时间的上限是每天不超过3小时,或每月不超过36小时。另外,在工资方面,超过8小时的部分在法定节假日按照工 资的300%发放,其他假日或平时按照工资的150%发放。

  相比之下,通士达的工人每月加班时间达到96小时,即使按照综合计算工时的条件,也远远超出法律规定的上限。且不论灯泡生产是否具有季节性,即该企业是否符合申请综合计算工时的条件。

  当然,最先披露通士达工人状况的美国MPO有自己的考量,他们意在揭露GE向国外转移工作岗位的问题。

  

美国GE工厂的烦恼

  请加入我们GE照明事业部工人的行列,要求GE在美国生产节能灯,以便我们都得利。请在请愿信上签字。

  这是一封美国GE照明事业部工人的请愿信,题目是《拧掉那个灯泡:看GE是如何以把工作和先进技术转移到中国来插手环保运动的》。

  事情源于200710月,GE宣布将在未来三年之内,关掉俄亥俄州的6家灯泡厂。GE的理由是如果在这里生产紧凑型电子节能灯,成本会比它的竞争对手高出50美分

  紧凑型电子节能灯是GE力推的绿色灯泡。它能节省75%的能源。由于是节能灯泡,加上公司的强力市场推广,它成为2007年第四季度照明事业部销售业绩的一匹黑马。

  当美国人民逐渐接受紧凑型电子节能灯时,俄亥俄州一家GE灯泡厂的工人Edward Barran发现没有一个紧凑型电子节能灯是GE在美国的工厂制造的。相反,美国的工厂却面临被关闭的危险。

  GE目前在上海嘉定有4家照明设备生产商,其合资企业厦门通士达有限公司则占有美国50%的市场份额,其产品包括多种型号的紧凑型电子节能灯。

  GE全美目前有7000名工人在GE照明部的26家工厂工作,俄亥俄州工厂的关闭引起其他工人的紧张。

  我今天仍在工厂,但是它现在已经停产了。”Edward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工作了24年的这家工厂是GE将要关闭的6家工厂之一。

  从1980年开始到现在,GE照明事业部的员工减少了68%如果每个人都换上中国造的紧凑型电子节能灯,那所有美国工厂都要关门了。”GE 照明部工人在请愿信中说,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DFL这样的新技术应该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和利润。利润是被GE赚了,但是工作机会却流失到中国。

  这是一场阴谋。他们先说服消费者紧凑型电子节能灯灯泡是绿色产品,然后再让国会通过议案,但他们不告诉大家紧凑型电子节能灯灯泡未来会在哪儿生产。美国电子工人工会的Chris Townsend对记者说。他代表GE照明厂的工人跟GE谈判关厂赔偿。

  GE为紧凑型电子节能灯灯泡的公关已经进行了9年,GE宣传这种灯泡的使用寿命是普通荧光灯泡的16倍,每只灯泡在使用期内可比普通荧光灯省电费3659美元。

  GE也和另外两大灯泡巨头飞利浦和西门子联合支持新墨西哥州民主党参议院Jeff Bingaman提出的关于以节能灯替代白炽灯的提案。

  

GE中美工人待遇悬殊

  MPO的研究员Zach Shiller 最早嗅出GE在美中两国的灯泡厂一关一开的玄机。他在去年某个时候在报纸上首次听说通士达工厂为GE生产灯泡,随后决定对这家工厂展开调查。结果正如他在 《好灯泡,坏工作》报告中所说:这里的工人每周工作64个小时,超过中国法律规定的上限。

  GE以生产紧凑型电子节能灯的成本过高为由要关闭俄亥俄州的6家工厂。那么把生产放到厦门究竟能节约多少成本呢?不妨对比一下俄州和厦门GE灯泡工厂的工作待遇。

  根据美国电子业工人联合会UE代表GE照明事业部工人和GE签订的劳动合同,2007-2011年工人的小时工资不低于24美元,周薪不低于 984美元,相当于月工资不低于3936美元。UE谈判代表 Steve Tormey告诉记者,这里的工人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5天,加班必须是工人自愿的,而且有加班费。

  而厦门通士达的待遇如何呢?MPO的报告显示,该厂工人的收入,包括餐费补贴和社保金、月度奖金,工人每月收入1300-1600元人民币,相当于184-227美元。

  照此算来,GE拆掉美国的灯泡厂在中国建厂,仅工资一项,每天可以平均在每个工人身上省去184美金,相当于多制造了1226瓦的紧凑型电子节能灯灯泡。

  厦门市海沧区的最低工资标准是750/月,而美国GE灯泡厂的工人每小时工资24美元/小时。一个美国工人一天的工钱就抵得上通士达工厂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钱。即使在这样便宜的劳动力成本之下,中国的工厂仍然要求工人超长时间工作而不付加班费。

  GE关闭俄亥俄州灯泡厂引起美国人反感的另一原因是这里曾经是GE照明部的总部,它位于州府克利夫兰附近的Nela Park。它建于上世纪初,是世界最早的工业园,也是美国人的骄傲。至今这里每年年末会举行灯会。

  但是随着今年灯泡业绩平平,这里的规模也越来越小,现在有员工1200人。“GE事实上已经抛弃了他在俄亥俄州的照明事业总部。”Edward Barran说。

  即将关闭的Edward Barran的工厂同样建于1940年代,这次将要失业的工人中包括一些已经为GE工作了35年到40年的老工人。他们感到不安,代表这些工人跟GE谈判的Steve Tormey说。

  Edward Barran 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俄亥俄州的一家GE灯泡玻璃厂工作了24年。但是415,他的工厂已经停产。据他回忆工厂的规模一直在缩小。我刚来这里的时候, 这里有350人,现在只有不到60人了。我们还是生产同样的东西,但是机械自动化把很多工作岗位挤掉了。”Barran说。

  

过错不在中国

  美国电子工会组织的GE谈判小组成员认为,美国照明工人工作岗位流失,过错并不在中国,而是缘于GE等跨国企业追逐最低成本建厂以及逐利的冲动。

  GE在海外的雇员数量在激增,而美国的雇员却在减少。2006年,GE宣布其海外员工数量首次超过美国本土员工数量,它也为中国创造了12300个就业机会。

  在美国工作岗位外流问题上,GE并不是个案,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从1980年到2007年,美国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470万,相当于减少了四分之一。

  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进程是导致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的重要原因。美国一研究机构EPI 经济政策研究院的经济学家Robert E. Scott曾在2007年量化研究过中美贸易与美国减少的工作岗位之间的关系。

  研究结果显示,从1997年到2006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导致了217万个美国本土工作岗位消失。其中180万个工作是在中国入世之后,也就是2001年以后消失的。每一个州都受到影响。

  这180万个岗位当中的三分之一在制造业。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加利福尼亚州,失去了27万个工作岗位。俄亥俄州排第8位,2001年以来失去近6.6万个岗位。

  美国制造业有退化的危险。Robert E.Scott教授称之为制造的危机”(Manufacturing Crisis)

  Robert E.Scoot认为从根本上改变美中贸易逆差还中国需要应对汇率政策和改善劳动条件。 美国少数排华势力甚至将美国工人失业归咎中国。

  调整人民币汇率也许是一剂猛药,却治标不治本。因为促使美国制造业转向中国的内动力是资本逐利的本性。资本总是不停地向成本最低、利润最丰厚的地方流动,赢取高回报。

  GE的第八任掌门人杰克·韦尔奇的企业管理经验在中国广受推崇。他领导期间,GE的销售收入从1980年的250亿美元增长到1999年的1110亿美元,翻了四倍。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也是他,消减了20万个左右在美国的工作岗位。

  过去的25年是GE关闭美国工厂,将工作机会转移到海外最严重的25年。有着30年与GE进行劳工谈判经验的Steve Tormey告诉记者。

  因此,GE谈判委员会的另一名成员Chris Townsend就向记者表示:“(工厂外迁)这不是中国政府的问题,也不是中国工人的问题,这是GE的问题。是GE在占中国的便宜。GE是唯一决定搬不搬厂,往哪里搬的人。

  这些跨国公司就是这样,他们只考虑哪里劳动力最便宜,生产成本最低。我其实很同情中国,你们虽然现在在吸引这些公司,但是总有一天,GE也会像抛弃美国工人一样抛弃你们。去更便宜的地方。

  今天发生在Edward Barran身上的故事可能将来会发生在中国的工人身上。中国政府也正在有意识地引入技术含量较高的外资项目。厦门通士达就在去年争取到了GE把世界上最节能、最高效、最长寿的荧光灯的生产线放在中国。

  看来GE并不会很快抛弃中国劳动力。GE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庞德明日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年GE将在中国投资20亿美元。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GE预计今年每股收益2.2美金,与去年持平。







本站其它文章:

中国普法网 ID:6633404
专家解析劳动合同法争论的几个问题 ID:6633484
林嘉 社会法的热点及其新发展 ID:6633548
金融海啸波及传媒业 美报刊三巨头裁员求存 ID:6633842
郑秉文 改革开放30年社会保障制度发展历程 ID:6634000
汪志国 大学生就业协议之法律探析 ID:6634032
中美社会保险立法比较研讨会在北大召开 ID:6634152
中国法学会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在沪召开 ID:6634153
中国最低工资制度解析 ID:6634212
全总回应GUCCI血汗工厂传言:一经查实严肃处理 ID:6634243
异地劳务派遣在沪需缴纳社保 ID:6634331
新生代农民工生活调查:更倾向选择较体面工作 ID:6634406
“农民工参保者不足1/5”乃辛酸的民生问卷 ID:6634448
对怀孕有影响 女职工可要求调岗 ID:6634589
反思与重构:我国工会代表诉讼权之考察 ID:6634636
劳动执法不主动 等于向侵权投降 ID:6634834
从莫言自曝“假学历”谈劳动合同的无效认定 ID:6634838
六旬老太办理医保先后跑8趟居委会 ID:6635126
中国社会法学研究会关于开展第三届“中国法学优秀成果奖”初评活动的通知 ID:6635211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