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建筑业欠薪痼疾因在包工制 民工无薪地产商无责?
日期: 2018年12月19日

建筑业欠薪痼疾因在包工制 民工无薪地产商无责?

     为何建筑产业链金字塔尖最富有的一群人会心安理得地拖欠处于塔底的农民工的薪水?

  被行规撇清的欠薪道德债

   这个建筑业搭起的金字塔上,位居塔尖的开发商,与身在塔底的农民工,历来鲜有交集。

  冗长的产业链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而这个产业链,也把财富排行榜上最富有的一群人与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农民工紧紧连在一起。

  岁末年底,又见农民工讨薪。层层回溯,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他们却被最富有的那群人欠薪。“塔尖”与“塔底”鲜有交集的现实,呼唤企业家们必须遵守伦理底线,履行社会责任。

  房地产商的逻辑

  当SOHO中国曝出欠薪的传闻时,当家人潘石屹正在以色列休假。

  尽管这一传闻与SOHO中国工地上的农民工毫无关系,暴露的是地产商和房产销售代理人员间的劳资纠纷,但在欠薪问题再度甚嚣尘上的岁末年关,它让人联想更多。

  “SOHO中国工地上也有大量的农民工,我们已经开始与施工单位联系,督促施工单位一定要足额发放农民工工资,不要给社会和政府添麻烦。”

  这是2008年隆冬,潘石屹对农民工讨薪问题的回答。显然,在他看来,建筑工人被欠薪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他能做的,只是督促施工单位足额发放农民工工资。

  这不单是潘石屹一个房地产商的逻辑。

  资本的伎俩

  在前往海外休假前,潘石屹出现在一场金融论坛的现场。这个闹出发行“潘币”、叫阵PM2.5等热闻的地产商跟同行一样,忧心房地产冬天的到来,关注最多的是政府调控政策。

  而在刚刚举行的财经年会上,任志强则忙着和住建部官员就房地产政策“吵架”,“任大炮”当头被指“吃了肉还骂娘,挣了钱还不满意”。

  两个明星地产商的年终热词里,始终没有出现有关“建筑工人欠薪”这些字眼。

  12月15日晚间,济南东城摩尔项目工地上,数十位工人领到了被拖欠的工资。疑受开发商“跑路”影响,该工地200多位建筑工人的工资一度悬而无解。几乎每个工人都在骂黑心的开发商,但从法律层面上看,他们和这个“跑路”的开发商没有任何法律关系。

  带他们进工地干活的是包工头,平常包工头直接给他们发生活费和工资,他们认包工头为老板。开发商“跑路”后,他们才明白谁是真正的老板。

  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咒骂着,而地产商早已通过冗长的产业链洗脱了自己的法律责任。在长期跟踪研究农民工生存状况的北京行在人间文化发展中心研究员李大君看来,这正是资本的伎俩。

  开发商——建筑公司——劳务公司——包工头——班组——农民工,一个工程从发包到施工,临时搭起这样一座金字塔。沿塔尖下行,建筑行业的包工制一方面层层下放责任、分担风险,一方面层层卷入资本、完成融资。

  曾历时两年调查建筑工地,新近出版《大工地》一书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卢晖临指出,这既是一个劳动机制也是一个融资机制,它使得凭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建筑工人成为分担风险的“投资者”。之前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意外,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他们都是最后的承担者。

被撇清的责任

  再把目光投向在济南夜市上摆摊叫卖臭豆腐的小田。

  这个小伙子雇了三个伙计,每到月底,小田准时给他们每人发2300元工资。“雇人干活,给人发工资天经地义。”作为劳动力的直接购买者,小田明白这个最朴素的道理。每月准时发工资,是这个诚实守信的小生意人恪守的伦理底线。

  当然,他也明白,“这个月不发工资,下个月人就跑了。”

   但开发商不担心这个。建筑工人被欠薪的情况,山东农民工维权工作站公益律师李强多次遇到过,由于层层分包,开发商和总承包商得以在工人欠薪追责中金蝉脱壳,撇清了法律关系,更撇清了道德责任和社会责任。

  “现在建筑业完全是买方市场,开发商在强势地位下,利用承包人之间的竞争压低承包费用,甚至让分包商垫资承包。”卢晖临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建筑商与开发商的地位很不平等。比如,双方递交到建委的合约看上去是公平的,但私下里经常会有补充协议,这些补充协议很多是不平等条约,尤其在工程款支付环节体现得最为明显,这就为欠薪埋下了伏笔。

  而农民工被欠薪后,法律维权成本太高,跳楼、堵路、上访甚至裸体讨薪这些非常规的讨薪方式层出不穷,势必会对社会正常秩序造成负面影响。卢晖临说,这就是高度强势的地产商通过包工制洗脱了自己与建筑工人在法律上的关系造成的恶果。

  跟制造业相比,和地产业联系在一起的建筑业应该是最有条件改善工人劳动条件的,但由于分包制的存在,恰恰是这个暴利行业没有实现对劳动关系最基本的保护,比如按月给农民工发工资、缴纳“五险一金”。

  实际上,创造财富的企业不仅是经济组织,也是社会组织,影响着国民的伦理道德和价值取向。从对社会价值观的影响来说,从不拖欠工资的卖臭豆腐的小田,比那些无视法律、破坏社会规则的富有的房地产商要高尚得多。

  而社会和民众对一个企业期望值的高低,不仅仅取决于它为社会带来财富的多少,更关注这个企业在人文关怀、遵纪守法、道德伦理、环保公益等等方面做了多少。在卢晖临看来,那些事业做得好的成功人士该反思一下,就目前的农民工讨薪的热点而论,即便分包制一时难以打破,那些处在塔顶的企业如果能够首先履行社会责任,让农民工按时领到工资,在目前这种社会问题多样化的状况下,也可以有效缓和社会矛盾,起到减压阀的作用。

  地产资本通过层层分包来达到资金层层垫付的目的,以缓解资金紧张。由此形成的冗长的产业链上,位居塔尖的投资商与身在塔底的农民工历来鲜有交集,也根本没有合同与法律关系。

  刘城就是这样一个不为建筑工人所熟知的地产商,但当他在11月中旬选择了“跑路”后,一下就成为数百位农民工最关注的对象。

  这些农民工以往习惯从包工头手里领工资,现在才发现,刘城才是他们真正的老板。

  第一次从建筑公司领工资

  沉寂了20多天的济南东城摩尔地产项目工地,12月15日这天傍晚,终于传出了欢声笑语。

  疑受山东恒华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城“跑路”影响,这个建设项目在上月25日停工。原本盼着年底发工资的200多名农民工,一下子陷入无活可干、讨薪无门的境地。

  来自浙江、江西、四川等地的工人,有的已经在这个工地上干了近一年。来自浙江义乌农村的木工单志华在这里做了三个多月,平常只是每月领取1000元左右的生活费,被欠薪1万多元。

  12月11日记者来到这里时,单志华和几个老乡正坐在项目指挥部里喝茶看电视。停工后,这里就成了工人们的娱乐室。谈起工资问题,单志华几个人备感无奈,只能三番五次一起向政府部门反映,寻求行政干预。

  在该工地打工的刘军来自四川巴中,今年50岁,在建筑工地上干了20多年。刘军说,以往都是包工头负责发工资,到了年底或是工程完工,带他们进入工地的包工头就要发钱,否则,“就不跟他干了”。

  “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我们哪里认识,也捞不着和他们打交道。”单志华说,他们在工地上的日常管理和施工组织都是包工头负责,就连与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12月15日这一天,在济南市建管局清欠办直接干预下,单志华和其余几十位工友被通知从承建商广东润民建安公司那里领取拖欠的工资。而“跑路”的地产商刘城,至今还拖欠广东润民几千万元工程款。

  单志华和另外几名工友向记者确认,这是他们第一次直接从建筑公司领工资。

    谁给发工资,谁就是老板

  “有票的话,明天就走。”将工资往口袋里塞好,单志华和工友出门吃饭,他们并不打算庆祝。“江西那边又有朋友打电话了,刚揽了点活,让我们去帮忙。”

  经历这次讨薪事件后,单志华不想再跟现在这个包工头干活。他的下一个老板,正是江西那位请他帮忙的朋友。

  “他也是个包工头。”单志华告诉记者,包工头负责揽活、组织队伍、垫付工资,单志华这些人负责具体施工。“包工头也不容易。”单志华说。

在东城摩尔工地上,单志华的包工头带着20多个木工,按面积包工施工。根据施工进度快慢,工人日工资在180元-200元之间。而这20多个木工,又分为两个班组。“班组长其实也是包工头”,单志华说,与包工头不同的是,班组长本身也干活。

  “建筑公司一般只有施工资质,不养施工队。”济宁一家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陈民告诉本报记者,在拿到项目后,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具体负责施工,一般会有一些合作相对稳定的施工队。

  “这些施工队可能是由老乡组成的,也可能是熟悉的工友,他们组成一个独立班组,班组长或包工头代表工人与建筑公司项目经理打交道,和建筑公司达成劳务包工协议,包下一栋楼的主体施工或是楼面粉刷的施工。”

  东城摩尔工地上的刘军与另外30多个工友归同一个包工头管理。刘军是钢筋工,带他来工地的包工头是他老乡。“包工头给我们发工资,我们听他指挥干活。”当然,包工头有大有小,数量不等,“一个工地上可能有很多层包工头”。

  刘军们朴素地认为,谁直接给自己发钱,谁便是老板。正因如此,刘城“跑路”后才让他们意识到,他才是这里真正的老板。

  选包工头,关键看人品

  按照法律规定,像包工头这样不具有用工资格的个人,是不能与工人建立劳动关系的,建筑工人的正式劳动关系应该和与自己最近一层的劳务公司或建筑公司建立。事实上,这一规定往往浮于纸面。

  和制造业、服务业等广泛使用农民工的行业不同,大部分建筑工人雇佣关系的确立是在老家村庄完成的,工人出门前,带他们出来的包工头就和他们讲好工钱、什么时候发工资,有时候甚至不讲工钱,只有一个模糊的承诺。这种状况,完全是建立在乡土社会的熟人信任的基础上。

  “选择包工头,关键看人品。”攀谈中,几位工友说,选择跟谁出来干活,一般先会向认识他的人打听一下,这个包工头为人怎么样,工资发放及时不及时,会不会克扣工资。至于具体是什么工地、干什么活,一般都是到了才知道。

  “要是真不想给你工资,签了合同也白搭,像刘城似的一跑,上哪里去找?”单志华说。

  建筑工地多、劳动力整体吃紧的形势,让农民工不担心找不到工作。曹洪是天津的一位项目经理,手下有100位农民工。他坦言自己就是包工头,既包工也包料,属于“大包工”。

  “包工头心里都明白,只有工人肯跟着自己干才能挣到钱。”曹洪说,很多包工头都是根据带的工人多少赚“人头费”,要是今年不及时发工资,明年肯定没人跟着干了。

  之所以能够默认日常被欠薪,与包工头的熟识与否在工人看来很关键。

  要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包工头找你,你会去吗?

  “肯定不会!”单志华回答得很干脆,“要是跑了,去哪儿要钱?”

谁会修改对自己有利的行规?

  “房地产老板那么有钱,怎么会没钱?肯定是拿钱去搞别的项目了呗。建筑公司为什么没钱,也是拿钱去揽别的工程、搞别的投资了。”

  攀谈中,农民工也清楚,之所以发生欠薪,经常是因为工程款被挪用。

  陈民向记者描述建筑公司的一般运营规律:建筑公司通过参加招投标获得建设项目,然后由项目经理组织施工,包括项目垫资和队伍组织;或者,项目经理挂靠、借用建筑公司的资质获取项目,然后组织施工。项目经理可能是建筑公司职工,也可能仅仅是挂靠;建筑公司的收益来自按工程总额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

    这样,在建筑业中便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发包人——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劳务公司——(包工头——班组)——农民工。越往下走,基数越大,钢筋工、木工、瓦工、电工、信号工、油漆工以及其他小工,构成了这个庞大的金字塔底座。

  “投资商欠承建商的钱,承建商欠项目经理的钱,项目经理欠包工头的钱,包工头欠农民工的钱,整个建筑业就是欠钱运作。”陈民坦言,这个行业链条之所以会层层拉长,就是因为发包资本可以通过层层分包来实现资金层层垫付,进而缓解资金链的紧张。

  这样的运作机制,注定了层级越高越有利,房地产开发商自己可以不用垫资就能开工盖楼,但农民工居于最下层,风险必然最高,因为不管前面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导致欠薪。而这一行业的财富分配恰好相反,越是金字塔尖的人,凭借占有的资源占了大头,而单纯出卖劳动力的农民工获取的利润最小。

  事实上,自2004年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建设部颁发《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后,近年来各省市建委与社会保障部门也都印发了相关文件,规定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实施、监管办法与细则,明文规定必须按月足额给农民工发工资。建筑公司对这些法律法规都是了解的,但最终,这些监管并没有落实到位。

  采访中,多名建筑公司负责人均表示,这一现象不难理解,因为现在的建筑市场完全是买方市场,发包人可以利用承包人之间的竞争压低承包费用并迫使分包商垫资。

  “没有人会主动修改对自己有利的行规。”一名建筑公司负责人这样说。

 北京一项调查显示

  建筑业欠薪成痼疾关键在于包工制

  由北京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共同成立的北京行在人间文化发展中心一直在北京市的建筑工地上为一线工人提供社会工作服务。今年4月-11月,该中心联合北京、上海、重庆、深圳四座城市的大学生调研和走访京、沪、渝、深四地建筑工地,完成了《京、渝、沪、深四城市建筑工人生存状况调查报告》,认为建筑业欠薪之所以成为痼疾,关键在于包工制。

  《报告》认为,包工制遮蔽了最基本的劳动关系,建筑业农民工工资发放,因为牵涉的利益链条冗长而成为难题。靠有关部门每个年度“运动式”为农民工讨薪,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建筑业恶劣的欠薪现象之所以难以杜绝,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建筑工人没有规范的劳动合同,以及不按月发工资的日常欠薪机制,而包工制为这种日常欠薪机制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北京行在人间文化发展中心研究员李大君告诉本报记者。

  在包工制下,劳动关系和人际关系交叠在一起,灵活的用工制度让工人总是处于高度的流动状态,建筑工人通常不会和建筑公司或劳务公司发生直接的劳动关系,这些公司也就不需要承担他们的养老问题、社保问题等。

  李大君的团队调查发现,在一个包工队里,包工头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对工人进行约束,软约束有熟人的面子关系,硬约束以克扣或不发工资、不给派活为要挟。工人要向包工头的上级提要求,首先要突破这层关系。实际上,由于工人的工资发放完全掌握在包工头手上,再碍于熟人关系,一般工人不会轻易与包工头撕破脸皮。

  这种情况下,单个工人针对公司或包工头完全不具备谈判能力。(记者 石念军)

  建筑业欠薪关键词

  【熟人网络】

  65.4%的建筑工人通过老乡、朋友等熟人关系进入工地工作。

  【老板就是包工头】

  71%的建筑工人认为包工头是他们的老板。发生欠薪、工伤等纠纷时,47%的建筑工人选择找包工头解决,33.2%选择找建筑公司经理解决,16%选择劳务公司经理,10%选择甲方经理。

  【年薪制】

  调查样本中,每月结清工资的建筑工人占28.1%,22.5%的工人在工程结束时结清工资,40.2%的工人要到年底才能结清。41.2%的工人有过工资被拖欠的经历。

  【日均工资125元】

  调查显示,建筑工人的日平均工资是125元,日均工作时间9.9小时;月均工资3375元,收入最高的20%群体的月工资是5184元,最低1863元。

  【劳动合同没用】

  调查样本中,75.6%的建筑工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原因是,34.1%的建筑工人认为“不需要,相信包工头”,21.8%的建筑工人“没想过劳动合同的事”,23.9%的建筑工人“没问,反正没用”,也有11.4%的工人向公司争取过劳动合同,但公司不给签。(以上数据出自《京、渝、沪、深四城市建筑工人生存状况调查报告》)

(调查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gj)





本站其它文章:

北京劳动保障局:法定节假日加班付四倍工资 ID:5293003
韩资撤离凸现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弊端 ID:5293025
劳动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工资增长将有制度保障 ID:5293060
关于对地震灾区实施就业援助的通知 ID:5293125
西藏:采取六项有力措施 促进就业再就业工作 ID:5293135
全国社保基金决定向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 ID:5293151
2007年全国社会保险情况 ID:5293171
论劳动者职业安全权及其法律保护 ID:5293568
人保部:把稳定就业作失业保险工作首要任务 ID:5293636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征求《企业外协用工安全生产管理规定(送审稿)》修改意见的函 ID:5293829
建筑业欠薪痼疾因在包工制 民工无薪地产商无责? ID:5293875
过劳现象呈蔓延趋势 代表委员吁立法维护休息权 ID:5293916
专家质疑劳动合同法修改能否规范劳务派遣 ID:5294138
职工下岗仍可享受生育保险 ID:5294200
新生代农民工恐成为“城市贫民”?专家建议让其“带资进城” ID:5294286
“三网建设”畅通就业渠道 ID:5294313
中国拟出台社会救助法 将改变人情保等畸形救助 ID:5294352
劳动执法不主动 等于向侵权投降 ID:5294424
未签合同也要付医药费 ID:5294446
飞行员辞职遭航空公司索赔超549万元 判赔182万 ID:5294764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